醒来的森林

  • 978-7-5702-1021-3
  • 16
  • (美)约翰·巴勒斯 著 王军舰 杨镛 译
  • 长江文艺出版社
  • 暂无

内容简介

《醒来的森林》是“美国自然主义文学”约翰·巴勒斯的成名作,也是他最受欢迎的作品。与《瓦尔登湖》并称“自然文学双璧”,是美国前总统罗斯福赞誉有加的“鸟类百科全书”。这是一部用饱满的情感,在观鸟实践的基础上写就的鸟类科普散文。作品共八章,每一章一个主题,或是描述一种现象如众鸟春归、鸟儿筑巢;或是集中介绍在某一地区观察到的鸟类,如铁杉林、桦树林、阿迪朗达克山区、华盛顿城区;或是专章为一种鸟儿画像如蓝鸲。对鸟儿的精细刻画、清新优美的文字和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思考,使得这部作品具有博物学和文学的双重价值,是值得专业观鸟人士和普通读者一读的佳作,也是值得中小学生学习散文写作的范本。

作者简介

约翰·巴勒斯(18371921),散文家、博物学家,被誉为“美国自然文学之父”“美国乡村的圣人”“走向大自然的先导”,是继梭罗之后美国自然散文领域的重要实践者。约翰·巴勒斯著作颇丰,多描述自然尤其是鸟类,国内已经出版的有《飞禽记》《河畔小屋》《清新的原野》《冬日阳光》等。他曾在卡茨基尔山区父亲的农场上度过童年时光,与大自然亲密接触,自此大自然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以尽管他成年后当过教师、记者、银行职员等,也仍然不忘书写自然,甚至在1875年时回到家乡建筑起“河畔小屋”和“山间小屋”,生活写作。美国于1924年成立了约翰·巴勒斯纪念协会,并设有约翰·巴勒斯自然文学奖项。

试读

第一章

众鸟春归

 

对于我们北部的气候而言,春天可以说是从三月中旬持续至六月中旬。和煦的春潮至少要到夏至才依依不舍地退去,而这时,嫩芽和细枝才开始生长成林,绿草也才褪去过往的鲜嫩多汁。

 

正是这段时期,标志着众鸟归来。一两种更为耐寒或者还未被完全驯化的鸟儿,比如歌带鹀和蓝鸲,通常在三月归来,而那些更为稀有、羽毛更鲜艳的林鸟,则在六月才肯露面。但正如季节流转的每个不同阶段偏爱不同种类的花儿一样,它也关照不同种类的鸟儿。蒲公英告诉我何时去找寻燕子,美洲猪牙花告诉我何时去期待棕林鸫。当我发现延龄草开花时,我知道,春天已经拉开帷幕了。于我而言,这种花不仅表明知更鸟的苏醒——因为他已经醒来好几周了,而且预示着宇宙的苏醒和大自然的复苏。

 

然而,鸟儿的来来往往多少带着些许神秘与惊奇的色彩。我们清晨外出时,耳畔还没有鸫类或绿鹃的歌声;再次外出时,丛林中都回荡着鸟儿的欢鸣;可第三次外出时,四下却又是一片静谧了。谁曾看到鸟儿飞来?谁又曾看到鸟儿飞离了呢?

 

比方说,这只活泼的小冬鹪鹩,时而在篱笆边跳进跳出,时而钻到垃圾堆下面,时而又跃到几码之外。他是如何扇动着那弧形的小翅膀,飞越千山万水,还总是能如期抵达的呢?去年八月,我曾在阿迪朗达克山脉的偏远野林中见到过他,他一如往常那般急切而好奇。几周后,我又在波托马克河见到了这只不惧严寒、叽叽喳喳的小家伙。他是轻松飞越一片片灌木丛和树林来到这里的,还是抖动着结实的小身躯,勇敢坚毅地冲破黑夜与严寒,一路风尘仆仆地来到这里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