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边缘作家视野里的风景——海外知名女作家林湄潜心十年打磨新作《天望》
                                    
林湄的新作《天望》是一部“坐云看世景”的优秀小说,洋洋50万言讲述欧洲庄园主弗来得与华人妻子微云的悲欢离合。面对外来文化不断渗透的欧洲社会现实,小说不是停留在移民者的困境、迷茫和失落等社会问题上,而是经沉痛思考后,站在时代精神的高度,以高贵单纯美德与爱,拉近不同文化间的距离,将不同文化交往、碰撞中产生的种种冲突,化为和谐之美,是欧洲世纪交接时期的一份历史见证。并不是一部关注于故事的作品,作为小说,它甚至没有对故事性表示出应有的重视,而是透过主人公的命运望天兴叹:“我是谁?我为什么活着?”
     天在哪里?对于欧洲文明来说,天在上帝的脚下。天就是上帝,是神学构筑的辉煌宫殿,是人的初始和归属。
天只有一个,人却有多种多样。除了种族、肤色的区别外,更重要的是心灵世界的差异。因此,人世不仅复杂而且多变化。又因为人有性情、动感和思想,所以人世的风景更丰富、更巧妙、更奇特。
万物都是这风景里的点与线,色彩炫目、纵横交错,将地球上的空间塞得满满的。只有人不安分,除了喜欢色彩和数字外,还希望有显要的位置,以便高人一等,让众人仰慕。不过,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有边缘存在。
“边缘”虽然与“中心”不同,但点线的位置可以变换或移动。只是,肉体可以飘泊,文化乃是人的魂灵、精髓,不但不能飘泊,反而跟随着你的一生。女作家林湄将自已定位为边缘作家,她心中的“边缘”意义是属于社会层面的,可能自甘情愿,也可能是无奈的或命运播弄的结果。她认为,所谓“边缘”,实际上与民族性有关。民族性就是历史性和文化性,而历史文化是通过艺术、哲学、道德观念、审美方式、宗教等等社会活动表现出来的。因此,“边缘人”即使身处中心闹市,心灵情感依然是边缘的。她出生于东海岸,在亚洲转啊转,最后飘徙到北海岸生活。现实改变了她的生活境遇、文化背景和审美意识,也改变了她的身份和命运。她感觉自已像一棵树,离开了本土,移植在天涯海角的另一片土壤里,并已在那里生根发芽,其叶子和果实自然与原生有所不同。
她发现,那是一块充满丰富的艺术创造力的土地,文学、音乐、绘画、建筑、雕塑……到处色彩斑斓,婀娜多姿。 那是一块纵情放浪形骸的土地,陆离怪诞,无奇不有,不可思义。那是一块讲究人道文明的土地,除了本地人,还有来自地球各个地域的不同人种,虽然彼此容易引起敏感、错觉或彷徨不安,却能现实地相互依存而生活。
显然,历史和现实,艺术和科学,构成了一幅特有的欧洲人文的“风景”画。只是,今天的欧洲已经不再那么单纯和理想化了。古典时代依附上帝的拯救而产生的魅力已渐渐失去。两次世界大战和随之不停的小战争,已经将西方科学带来的精神文明粉碎了。物质财富剧增的同时却失去了心灵的归依。上帝不过是一种寄托,已不是永恒的不可动摇的归属。威胁着人类精神走进坟墓的不是温饱问题,而是战争、贪婪和物欲,和随之而来的冷漠、空虚和恐怖感。
在那里,“多元文化论”不再是理想中的百花园,相对而言,其副作用正隐藏着新的灾难和挑战。种族之间,我看看你,你看看我,而心灵深处,则是我猜测你,你猜测我。这就是文化差异的特征。在这样特定的社会环境里,每日的新闻和政府有关外侨的政策都是令人挂心的。
确切地说,不同民族的思维方式方法体现出文化的差异和特殊性。例如,从宏观上讲,在对待“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上,东方人认为宇宙是有情有理的,“人”与 “自然”有天人合一的感应。西方人则将“自然”作为认知的对象,希望在“自然”之外寻找一个超越存在的本体。在对待心灵的问题上,东方人重内而轻外,着重人的“性情”和“情理”,人无“性”无“情”不可为人,强调“心”的作用和自省自足,认为“心”与世界本原或本体相通,不需要外找,注重情理的超越,主张自我完善自我实现。西方人则重视“知性”和“理性”,强调“力”的作用,力求运用科学技术,“探知”外在世界,达到“认识”的超越。
然而,感受不同文化的差异不过是了解现实世界的初级阶段。若从哲学和人本的角度分析,各种文化现象虽然存在差异,但同时也存在着本质的相通处和共同点,即文化的普遍性。例如“科学”发现“自然”越多,人类受益的同时受害也越大。这种受害包括着人类对自然规律的藐视和叛逆。在变化无常、飘忽不安、癫痴狂妄、心灵捆绑的现实图景中,隐藏着人的共同弱点,即体外生活越舒适安逸,内心越孤独无助;经济越发展,心灵越浮躁空虚,物质越丰富,精神越贫瘠不安。
无论是东方与西方,对于历史和未来、传统和变革、现实和理想、财富和健康、成功和失败、纯洁和邪恶,以及在爱情、婚姻、生死、宗教或女性、孩子等等问题上,人类喜怒哀乐的感觉是相同的;对于美好的内心世界共识和渴望崇尚真理的心情是一样的;对于人生中不可自救和无法拯救生命的理解和悲悯心理也是一致的。加上科学使地球显得越来越小了,人类原先视野里的“无边”,今天看来都是有限的;不仅是地域性缩小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拉近了。今天的欧洲,不同文化实体的冲突,已不像亨利·詹姆斯笔下那样,对欧洲文化的排斥和抨击,充满爱国的自我民族的优越感;也不同于石黑一雄《山影淡淡》中的悦子和幸子,在文化风尚的碰撞下,只能仰人鼻下,自怜自叹,冷漠、孤独生存的样子。
由于文化的特殊性不但没有在交往碰撞中消失,反而沿着各自的轨迹顽强地向前发展。所以,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有人害怕死亡,有人赞美死亡;有人成为金钱的奴隶,有人视金钱为粪土;有人肉体为役,有人鞭打灵魂;有人为求生存九死一生地冒险,有人富裕、闲适却潦倒、颓废。
在那里,有丧失信念和虚空迷茫的情绪,有道德价值衰退,有战争、有环境污染,有暴力、破坏、吸毒、恋童癖……也有殚精竭虑解决社会问题或为社会救援事业献身的志愿者。
在那里,有对历史、传统、科技的拒绝和嘲笑,也有为历史、传统和科技的发展进行的劳动和创造;有迷茫困顿,或失业或后现代文明所引发的精神疯癫,也有因精神体验的再识而顿悟的人们。
在那里,有求生投入异族怀抱的无奈,永远的民族文化情结;有见异思迁、为图享受不愧失去自尊的神态;有身处矛盾挣扎、不知去向、得过且过的彷徨者;也有人在吸收所在国文化精华的同时,仍保持不卑不亢的审视态度。
在那里,法律和道德约束不了人类,行为和精神越来越怪诞而不知觉,真理和文明被视为无知或白痴,谎言和阴谋被看作智能……
在高科技的旗帜下,人类的困忧、彷徨、惊恐感有增无减,甚至集体地进入丧失生存意义的地步,像被赶到没有出路弄子里的牛马一样。
面对这样的视野风景,作家的心境如何?渴求的是什么?自我位置和理想怎样?如何看待文化之间的异同?如何对待科学和人性、融入和反思等等问题?文明的真谛到底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
这是她的焦虑,也是她对世界人生的思考和叩问。
《天望》就是在这样的视野和思考中产生的。小说动笔于1993年,完稿于2003年底,或许,漂泊是对命运的挑战,是对世界的再识。她从边缘的特殊视角,将人文精神、书卷经验、生存感观、生命意识以及对于灵魂、肉体的哲学和美学的思考,编织成串串的问号,然后抽离自己的位置,坐在飒飒的白杨树顶上,望天兴问,沉思默想……就在这时候,对灵魂不死的向往不但没有打消,反而更加强烈;对宇宙的神秘不再疏忽,反而更加有兴趣;对人的内心世界不但进行解剖,而且实行更多的审视、思考和叩询。这样,她渐渐地发现了“边缘”位置的优越性,除了亲自体验生存于跨文化社会的情景和特征以外,她突然看到了许多过去看不到的风景,想到许多平日忽略的问题,重新调整了她的悲剧意识和情感理念。
      作品完成后,曾在著名的《欧洲时报》全文连载,引起许多学者的关注。比利时皇家科学院院士、著名汉学家Charles Willemen曾撰文称赞“在经济全球化带来文化全球化的今天,《天望》是一部坐云看世景的优秀小说。作者以超凡的理念,深刻的洞察力,精湛的艺术手法,深入人类精神本质和心灵体验,再现了人类生存处境中的绚烂与堕落、美与丑、强与弱、虚与实、真与假的景况,点出人类躯体内的精神世界问题。”
法国巴黎大学教授,法国国家科学中心客座研究员韦遨宇先生在评价这部作品时说:“从叙事结构上讲,作者驾轻就熟地交叉使用了传统叙事话语,叙事视角和现代叙事话语及视角。传统的叙事结构里,有神话叙事(中国古代神话、古希腊神话),有宗教叙事(不妨把佛经、道藏、圣经皆视为叙事结构),有历史叙事,还有文学艺术本身的经典叙事结构。现代的叙事结构里,有对话和潜对话的结构,有意识流叙事话语和魔幻现实主义的叙事话语,当然还有弗洛依德精神分析学叙事话语和拉冈式的叙事话语。须知,每一种叙事话语都遵循着自身的逻辑,都遵循自身的游戏规则和叙事法则,都依据自身内在的张力向前发展,同时还和其它几条叙事线索形成相互作用的共生性叙事结构。而恰恰是这个宏大的叙事结构玉成了这部作品,容纳了如此丰富多彩的思想内涵,形成了这部作品独特的艺术风格。”
德国图宾根大学哲学博士杨煦生则称:“读者眼前的这一册《天望》,乃是作家林湄多年的呕心之作。作品勾织出一幅全球化时代的欧洲生活图景—— 有点‘超现实’、有点‘魔幻’,满纸荒唐言、一沛戚戚心……在一个诗何以可能,人何以可能 的时代,天如何俯瞰尘世,不得而知;而人是否应该举头远眺,重开“天眼”,寻找或重建精神家园的可能——这,正是《天望》的壮举!”
 
                                  
 
 
 
 
          
 
作者:王卉   来源:总编室         
 日期:2004-09-16 10:11:53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