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灰商:一个阶层的属性
灰商:一个阶层的属性
 
“恶实用,美不实用”这句话,出自上世纪资本主义最敬仰的经济学大师约翰·梅纳德·凯恩斯之口,这是对资本主义在原始积累期间更贴切的一个反思,并且较之卡尔·马克斯所谓的“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与肮脏的东西”这个概括更为务实一些,事实上比凯恩斯更早提出“恶是资本发展与发源的源动力”的哲人有许多,这包括康德。
由此,我们反思甚至可以理解一下中国在过去30年的原始积累历程,以及在这个历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工商阶层,既包括国有资本的代表,也包括民间资本的代表,我无法用完全统一的标准概括他们,但是这其间有大概率的一致性。我用五个字粗略地概括他们共同面临的问题和矛盾,当然这个矛盾不是永久存在的,而是特定时期的特定问题。
这五个字是——赌、藏、骗、庸、难。
中国第一代原始积累的商贾大多都有“靠胆量”的成分,可以定义为“投机家”也可以定义为“赌手”,这是因为中国的国有经济改革和民营经济开放是渐进式的,并且伴随着政策影响下的极大不确定性,在变数和不确定性的幕后企图完成资本积累的商贾,必须要冒险和赌博,而不是循规蹈矩地操作,因为之前没有经验、路径可循。成功的投机家和赌手就能顺利地软着陆,其它的则就结局大异,包括入狱、送命、破产、自杀、逃亡……等等。
第二个特征便是“藏”,这既受到赌的影响,也受到中国商业文化的特定约束。“不透明”是商业原始积累的必然性,因此就需要藏匿一些涉及到原罪的东西,这种藏匿包括很多层面,比如黑金交易和贿赂,多是与监管的政策或法律法规打“擦边球”的事情,还有的藏匿是为了生意的需要,不必要让公众知道太多的真相。另外一个要素就是中国商贾的文化是“保守”型的,而不是开放型的,因此“藏而不露”是中国商业阶层的重要文化。
其次一个重要的要素便是“骗”,这并非起源于“无奸不商”的传统文化,而是在不规范市场中的必然产物,信用制度的不健全是过去三十年中国商业的根本问题之一。因此,在信用体制缺乏的环境下,“骗”不仅意味着进攻,还意味着防范,当然也造成了商业成本的居高不下,比如商业契约的信誉低下,导致了交易成本的高昂,这是违背经济学道理的。不便举例证,也不必举例证,就足以说明中国的商业界“骗字”无处不在。
文化层面,中国商业界的重要伦理是“中庸之道”,更有许多商贾把这种“中庸之道”与其它中国文化融合起来,比如易学、佛学、禅学、道学t等等,这意味着中国的商业文化仍然没有完全开放,而且存在极强的个人意志,与资本主义世界倡导的开放商业文明和科学商业是违背的,而在全球经济浪潮的冲击下,这种“商业文明”桎梏着中国商贾阶层的进化。
第五个特征是“难”,这与中国商业阶层所处的环境有关,中国的经济和政治体制是在经济全球化的推动下,渐进变革的,这种渐进变革又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和国家的原始积累,因此商业环境是由无秩序走向规范,这个过程中就无法采取规范商业世界的操作路径去生存和发展,因此商业世界就变得更加复杂甚至充满风险。过多的例子不需证明,几年来近百位身价极高的商贾纷纷落马,并且伴随着高级官员的落马,就充分验证了这种风险性,因此在高度诱惑的经济环境里,中国商贾阶层仍然需要一段时间的煎熬。就像凯恩斯所说的“我们还会有稍长一段时间把贪婪、高利剥削、防范戒备奉为信条,只有它们才能把我们从经济必然性的地道里引领出来见到天日!”
《灰商》一书正是通过新闻体小说的方式,全面挖掘和反思了中国商贾阶层数十年的命运和性格特征,从而验证这个阶层的悲喜。
作者:曹建伟   来源:第三编辑室         
 日期:2005-06-03 09:29:19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