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长江出版集团总编辑周百义做客新浪实录

  它是饮誉中国出版界的知名人物,他是长江文艺出版社的舵手,他推出了众多优秀图书,塑造了“长江文艺”的金字招牌,他就是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总编辑、前任长江文艺出版社社长周百义。

  9月1日15:00,周社长做客新浪嘉宾聊天室,与网友探讨如何打造文学类图书;如何看待出版业的现状,并就生活、写作等话题与网友进行交流。

  以下为聊天实录:

  主持人马骧:各位亲爱的新浪网友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你们光临新浪嘉宾聊天室。今天下午3-4点新浪读书频道名人堂我们请来的嘉宾是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总编辑、长江文艺出版社社长周百义先生。和很多网友读者一样,周老师是我小马、还有读书频道小毕的偶像。

  主持人小毕:应该是整个出版界的偶像。

  主持人马骧:这次来北京主要干什么?

  周百义:主要来参加一个会,另外参加《狼图腾》这本书和国外一个出版集团的签约仪式,同时参加长篇历史小说《大秦帝国》的新闻发布会。

  主持人马骧:我们先说《狼图腾》的签约,您觉得它的意义或者对您个人来说感觉如何?

  周百义:因为《狼图腾》是由企鹅出版集团预付10万美金,在中国图书出版历史上恐怕第一次,同时他开的作者版税也是10%,就我们出书惯例而言,一般是6%、7%、8%,最高是8%,支付10%也是一个创记录的数字。另外这本书是英文版在全球同步发行,对于我们中国文化向外的输出也是一个新的阶段。

  主持人马骧:说完《狼图腾》,我们再说说《大秦帝国》。

  周百义:这本书本来前三卷是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出版第四卷的时候作者和他的代言人找到我们,希望和长江文艺出版社合作。我是河南人,考虑到和河南文艺出版社的这种关系以及和社长的友谊有些犹豫,后来我提出来,如果出版我们共同合作出版。所以这本书大家可以看到河南文艺和长江文艺共同署名,实际上投资的还有一家影视公司,这家影视公司很快会把这本书改编成电视连续剧播出,现在还是筹备阶段。

  主持人马骧:您在北京的行程也挺忙,还到我们新浪网来跟网友做交流,非常感谢您。问问小毕,您对周老师的印象如何?

  主持人小毕:我是怀着非常崇敬的感情约了周社长,当时跟您的一位手下联系,我说能不能让周社做客我们新浪,我们读书频道有一个名人堂栏目,您能做客新浪是我们很大的荣幸。同时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品牌在咱们业界应该是排前五名的,很多读者都知道长江文艺出版社,因为很多文学作品、还有一些畅销书都是咱们出版社做的——这就是我对周社还有长江文艺出版社的一个印象。

  周百义:我也很高兴接受小毕的邀请到新浪来,因为我接受过电视采访,也经常接受报纸等等媒体采访,但是唯独没有接受过网络媒体的采访,我也带着新奇的心情,看看新浪是怎么做的。平时我都是把新浪作为首页,每天打开电脑就是新浪,我是新浪忠实的读者,今天能到这来我也感到很兴奋,这么多年轻人在这工作,我也接受了很多新的信息。

  主持人马骧:读书频道,包括我们整个网站都是为网友服务的,今天有这样一个交流机会,我们看看网友方面有什么样的问题。

  网友:请问周社长您喜欢看什么样的书?您的阅读习惯是什么样的?

  周百义:我们那一代人是从文革过来的,当时我们开始读的书,读的《林海雪原》、《野火春风斗古城》、《铁道游击队》等等这些书,后来忙了以后,我有一个机会到武汉大学读书,但是我上学很晚,在这之前工作,那个时候弗洛伊德的思想很流行,我把弗洛伊德所有书都买来,大家一块看,流行什么读什么,基本上把能买的书都读,凡是书店到了书我们基本上都买过来了,用微薄的薪水把它买过来学,对西方哲学,对中国的历史这些书,能够找到的都读,开卷有益,但是可能有些书要读的细一些,有的书可能浏览一下,能找到大概都要去读一读。

  主持人马骧:您现在在读什么书?

  周百义:我前几天看《东亚三国近现代史》,中日韩做的这本书,刚读完。我们自己出的书,有些书我也要读,最近我刚读了杨沫的儿子老鬼写的新书,我们马上就要推出来。

  主持人小毕:读的很多,值得我们小辈学习。

  周百义:我读我们本社的书,我要知道内容如何,另外对于当前比较流行的有一定思想的图书我也找来读,看一看大家目前关注的焦点是什么,关注的目光是什么。

  主持人马骧:您如何看待当下图书出版市场,尤其对我们网友而言,很多网友觉得其实从市场上找一本好书是一件挺难的事情,一年下来可能觉得看完以后印象特别深刻没有几本,所以大家说现在不是创作繁荣,是一种出版的繁荣。

  周百义:因为现在这个社会是多元化的社会,不像刚粉碎“四人帮”的时候,一种思潮接着一种思潮,而且国门打开,一种文学观念、一种哲学观念不断的涌进中国,大家都跟着读。现在整个国门都开了,创作、出版思潮呈现多元化的状态,这个书就没有一个特别明显的某一种潮流、让大家都在跟着读,过去说新写实主义或者魔幻现实主义,这样大家跟着读这一类很热门的作品,现在的生活像一个河流比较平静,没有很多的急流险滩,大家觉得没有所谓刺激,这样他感到读什么不读什么有点茫然。

  但是我觉得读书有几种读法,一种根据你工作和生活的需要,实用性,这种书肯定要读,英语要读,计算机,如果你搞建筑类,建筑类书肯定要读,你搞文学,文学肯定要读。一般爱好文学的人,通常来讲每年出版很多新书,所以有时候现在这个时代往往是媒体在主导读者,媒体在引导读者——大家觉得这本书媒体都很关注,各种话题很多,很多读者觉得大家都关心这个书,我就要找来读一读。我们《狼图腾》的主编告诉我,他到北京开个会,底下有一个小书店,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说我白活了,别人说你怎么白活了,她说到现在我《狼图腾》都没有读——这里有一种影响,有一种从众心理。

  但是这个里面我觉得选择图书首先根据你自己的基础、背景和你从事的工作,当然和你的志向也有关系。当然把中国传统文化,中国哲学最基本的东西要读的就那么多,书真是读的时候几乎越读越少,中国的古代文学就那几本,把它读了就知道了,当然最新的东西要根据作家的创作来读。

  主持人小毕:聊了很多读书方面的心得,我不知道小马你知道吗?长江文艺在咱们出版界的出版地位很高的,素有“北人文、南长江”之称,现在成立了一个湖北长江出版集团,能介绍一下这个集团的状况吗?

  周百义:长江出版集团是把过去隶属于湖北省新闻出版局的一些新闻出版单位全部剥离出来,经过省委、省政府批准成立大型的出版传媒集团,我们那个集团下面有七家出版社,有两个报刊社,有一个湖北省新华书店,还有印刷厂,我们是编、印、发、产一体化的集团,现在有20亿资产,员工有一万多人。

  主持人马骧:您认为在诸多出版社里面,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出版原则和方针是什么?

  周百义:我们有一个理念:精英文化,大众趣味,百姓情怀。我们觉得出版社是一个有文化传承、文化积累的载体,不仅仅是一个赚钱的机器,它要为人类贡献自己最好的精神产品,同时要取得经济效益,要能够推动出版社的发展。所以我们说“精英文化、大众趣味”,就是要满足不同读者的阅读习惯;“百姓情怀”就是我们关注民情、关注社会,不仅仅是某一部分人或者某一种时代的、某一种要求的,我们是关注整个社会人群的,我们的编辑经常讲,我们要给后代留下一些好的东西、产品,但是我们又要多元化,要产品的结构,既适合高端的读者也要适合大众的读者,既要有很严肃的读物也要有很通俗的读物,我们要有很好的产品结构。

  主持人马骧:在您担任社长这一段时间,长江文艺发展也很快。我们说了现在是一个市场经济的时代,商业化、利益是一个很重要的衡量指标。您刚才说到自己的出版方针的时候,首先提出来是社会责任感、文化传承,这两者在很多人看来是有点矛盾,甚至说有些取舍关系?

  周百义:我觉得这个并不矛盾,当然也看有些人出版的追求,凡是有价值的,有思想文化含量的,他也会受到读者的欢迎。当然所谓通俗不会像地摊上有一些淫秽、色情的东西,某些文化程度很低的人他的需要可能不一样,但是我觉得这个里面不矛盾的。比如《狼图腾》这本书,它反映了我们两种不同文化观念的冲突,包括他提出一些“狼图腾”、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的冲突,但是整体来讲既能够有一定的思想内涵,包括一些哲学观念、社会学的观念,包括历史学的观念,但是它也受到很多读者的欢迎,这个并不矛盾。但是有些人认为越低俗就越有人欢迎,实际上可能有一部分读者喜欢那些比较低俗的,但是我们作为出版社有自己的追求,我经常跟编辑讲我们要做大社、强社,不要搞下三滥的东西。

  主持人小毕:通过我们读书频道观察,品质很差的书确实生命力不是很强,咱们出版社的书生命力很足。

  周百义:我们过去出过很多作家的书很受读者欢迎,属于畅销书。

  主持人马骧:说到出书,您是一社之长,底下有很多编辑,我想用“把关”这个词,但是我觉得这个词不太好,您是怎么领导部下的?

  周百义:现在主要是把你的选择标准、把你的办社理念不断向编辑灌输,让他把你的理念变为大家的自觉行动,统一思想,统一行动,这样就不至于说你每天要去盯着他,首先跟他讲清,我们的指导思想是什么,我们应该办成什么样的社,所以这个很重要。

  网友:您作为一个管理者,在和底下编辑包括您的团队做沟通的时候,营造出是怎样一个工作环境和氛围?

  周百义:我觉得大多数同志,特别是我们知识分子的、做编辑工作的同志,大家会感觉到是一个心情很舒畅的环境,因为我们通过不断的进行改革,我们出版社形成了一个“干部能上能下、人员能进能出、收入能高能低”这样一个机制。我们在出版社里,谁创造的价值最多,谁报酬最多,最光荣。我去的时候出版社是很困难的,经过这十年努力不断攀升。出版社里面肯定要有一个好的运行机制,要有一支好的团队,而且要有好的产品、布局,出版社才能发展。这样的话就需要大家有一个心情舒畅的氛围,他才有动力,不是每天盯着他你给我做,要引导他,有一本书叫《自动自发》,你“自动自发”才能发展,不是靠领导每天盯着他。

  主持人马骧:我不知道您现在工作中主要精力放在哪个方面?可能跟当初不断发展的初期又是不一样的,说一说现在和过去的区别?

  周百义:现在是这样,目前工作的侧重点转移到集团,我现在担任长江出版集团的总编辑,我分管集团内的出版社,还有集团内其它单位一些工作我都要参与,相当多的精力就在这个方面。我做了十年的社长,到9月份我刚好10年,我准备写一个“十年长江”,我觉得基本上我已经要卸掉出版社社长这个职务,上级还没有发文,但是我已经提出来撤掉这个职务。按我们老板要求,我要集中精力抓全省的出版发展,但是作为长江社在我们集团还是举足轻重,我也会把我的关注和我的精力在一定程度上投入这个方面。

  另外我们出版社过去在北京设立一个图书中心,现在我们初步设想已经定下来了,要把他们作为出版集团的北京图书中心。

  主持人马骧:不光是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图书中心。

  周百义:发展成长江出版集团的图书中心,我们已经发文在做了,工作还在移交之中,进展之中,这样我直接分管。

  主持人马骧:北京图书中心的“金黎安”组合影响很大的。

  周百义:他们是2003年到我们社来的,但是在这之前经过七年发展,我们长江文艺出版社在全国已经有一定的影响度,你刚才提到我们曾经出了很多图书,一是我们整体实力,从99年开始我们年销售就是一个亿以上,然后我们推出了很多像王朔、九丹等一系列的图书,还是产生了很大影响,包括我们历史小说出版。当时金丽红和黎波跟不少出版社谈过,他们想找到一个平台工作,后来他通过池莉和我联系,说我到长江来如何?我说欢迎,经过一段交谈,金丽红他们就过来了,我们出版社投资他们过来,金丽红是副总编辑,黎波是社长,他们到现在已经做了两年多了。

  主持人马骧: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很有意思,而且这十年走过来挑战也肯定少不了。

  周百义:马上我们出版社成立五十周年了,就要举办五十周年庆典,我有一篇文章提到“我们身边的长江”,长江社发展中曾经有一些壮观的局面,但是也有九曲回肠的艰险。当时我刚到长江文艺出版社,当时出版社债台高筑,没有钱,后来我们职工集资做书。当时逼债到什么情况?我带着职工第一年,曾经为了凝聚人心把大家带出去春游,结果追债的人半夜把我追到房子里,威胁我,后来我说欠你钱给你写个东西,肯定还你,结果人走了。第二天他不放心,开来一大卡车,运了一车砖,把车轮子卸了,说坏到这里,让我签协议,付款。后来我到武汉没有钱还他,他的头就撞我办公室的墙,他说你还我钱。那时长江社在所有印刷厂都欠了钱。

  主持人小毕:这么样一个困境,感觉长江文艺从哪年走出这个困境?

  周百义:我们一年一个台阶,当然经济上越来越宽松,99年我们已经过亿。

  主持人小毕:是二月河老师的书带动的?

  周百义:二月河那一年的书带动了两千多万,是在《雍正王朝》的推动下,也是中国影视图书第一个成功的,过去还没有。

  主持人马骧:先河一开,大家都看到了。

  周百义:影视、图书的互动作用。

  主持人马骧:对您的事业发展来说起到什么样的影响?

  周百义:我觉得影响挺大的,使我们认识到第一次图书市场运作的作用。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当时我们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对二月河这个图书,我是95年去的,在这之前图书尽管受到一部分读者欢迎,但是别人还不知道它,它的影响没有这么大。我们96年开始就在北京召开他的新书研讨会,带来一定影响。到了99年我们就意识到图书在市场运作中,市场的营销推动图书的销售,除了这些之外我们采取一系列措施,我们当时在全国三家主要报纸登紧急启示,悬赏十万,然后我们和一个抄袭我们封面的出版社打官司,不断制造新闻热点,让大家读者都来关注,不断抓住读者,制造一些新闻事件——当然也是真实的,不是制造的。当时很多媒体报道“悬赏十万捉拿假雍正”,后来我们和另外一家出版社纠纷,以我们胜诉结束。

  主持人马骧:其实我们今天请您来,也特想您给我们介绍一下,如何做一个成功的出版人?

  周百义:前不久清华大学办一个班让我讲,今天刚好在会场碰到了,叫白洁一个编辑,他说你要再到哪儿讲去我再去听,我就谈怎么做编辑。

  做出版人来讲,要热爱这项事业,为什么这个出版值得热爱?我前几天见到三联书店总经理,他说他喜欢做出版,图书是一个个性化的产品,每一种产品都是一次新的挑战,不像批量生产,以后不断复制,这不行,这本和另外一本不同,无论设计、封面、营销都不一样,如果一样就没得看了。个性化产品,具有挑战性,首先作为一个一般编辑而言要热爱这项工作,你把它作为文化传承,也作为安身立命之处,这样你就快乐,人家说要有一个快乐出版,不仅仅是你生存之需要,而且是得到你精神上之需要,你要觉得你是快乐的,就热爱它。

  同时这个里面,假使作为编辑或者做发行的其他朋友来讲,你要研究你所从事专业的规律,比如以编辑为例,首先你要掌握一般制作的各个流程,以及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环节,然后你要根据你的专业,你出版社分工,你要物色好你的作者,比如说要找到作者,找到这个作者有很多的方法,你要抓住作者,作者是你的衣食父母,找到好的作者,你对工作的热爱,你的勤奋才能找到合适的作者,和作者做朋友,长期保持联系,能够长期跟踪,你才可能找到好的作品。同时,你这个编辑要能够研究市场,就今天而言不是计划经济时代,是市场经济时代,你要知道读者在哪里,市场在哪里,一研究你才能跟踪,跟踪你才能真正策划出好的书。一种情况下,可以说从文学出版而言,有时候有一些作家,你在哪各行业都有建筑类、艺术类,有这方面拔尖的,你要找到小说,在国内哪些人写的最好,挖掘信任,找到最有潜质的作家,培养他,这方面已经有很多先例,比较成功例子。

  作为你来讲,你要热爱这项工作,你要熟悉出版的环节,你要了解市场,你要培养你的一个作者群,作为一个出版人,你要编出你有代表性的作品。比如谈到阿来的《尘埃落定》,当时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发现的。你编了很多书,既没有流传下来,也没有十分畅销,也没有什么获大奖都是普普通通也不行。如果做一个好的出版人,肯定是拔尖的,很优秀的,所谓拔尖和优秀就是你要超出别人,你要脱颖而出,想脱颖而出你就要对你所从事这项工作研究,找到它的规律,找到原因,当然有不断学习、努力问题,一系列问题,作为一个优秀出版人自身素质加上你的能力,也加上你的机遇就会成功。

  主持人马骧:我觉得“热爱、了解规律、并且做出自己特色”,不光作为一个读书编辑,也不光作为出版人,各行各业都适用这个原则。

  网友:现在出版行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主持人马骧:可能有了这三点,当然可以称之为人才了,人才是成长起来的,并不是说你现在一定要怎么样,已经是人才才能锻炼,才能获得机会。

  周百义:出版需要复合型人才,尤其是市场经济条件下,不是单纯你有写作能力,或者说你有案头编辑能力就行了,它是综合能力的体现。你要有公关合作,你就和作者交流,不卑不亢,你要能了解他的作品,你要对当前出版的态势、对当前创作的态势都了解,你需要扎实的、丰富的知识,同时你也有公关能力、交流能力,你见了他不敢去见,事情就做不成。你是出版编辑为什么是复合型,要了解市场,了解发行,不仅仅是我就做这一个环节,其它我不管,这个不行。

  主持人马骧:您在做责编的过程中,或者出版过程有没有看走眼的时候?

  周百义:几乎没有,我跟编辑讲,二月河是我发现的,二月河是我刚到出版社找的他。这个里面你要有你的鉴赏能力,你对你的专业了解,这样才能和别人交流,如果你是矮子和高个无法交谈,首先要丰富自己。

  主持人马骧:现在出版界很多从业者包括读者,认为图书市场不是特别良性,从表象上来看图书市场有点混乱,包括读者说了好书难觅。您对于现在出版市场整体看法怎么样?

  周百义:现在的图书市场整体是呈比较平稳发展的态势,不可能产生奇迹,有时候有些浪花,但是图书市场整体情况现在有什么问题?尤其是平面媒体的图书市场受到你们的挤压,现在是这样的,年轻人上网是越来越多,媒体越来越多,听歌可以去上网,可以去看DVD,接受信息的机会很多,你像过去在农耕时代大家翻个书坐在那慢慢读已经不太可能,接受信息渠道越来越多,大家可以看电视,时间被分割了,时间就有限了,有限被分割了,就没有办法。所以图书市场,尤其是纸媒体的图书市场,能保持现状基本就不错,不要说它有大的发展,因为媒体越来越多。大家应该很清楚的认识到这样一个问题,你不要抱太多希望,但是中国是什么情况?和国外人均购书量、拥有量相比还是很低的,空间还是有的,是有发展潜力的。但是现在一是发展经济。第二发展教育,有闲钱,读书才能行。但是空间还是有的,中国市场是不成熟的,是不断发展的,有13亿人这样一个巨大的消费群体,如果我们中国人经济上再发展一些,文化程度再提高一些,这个行业还应该有所发展。

  主持人小毕:我想起一次出差看到一个非常好的对联,“让读书人有钱,让有钱人读书”。

  主持人马骧:横批是什么?

  主持人小毕:“好好读书”。

  主持人马骧:我们刚才说到网络媒体对于平面的冲击,从另外一个角度跟您交流一个看法,我自己的例子,我是在网上先看到最近有什么新书推出来,然后我再看实体书。

  周百义:这个是有的,但是也有一部分学生没有钱,在网上看就行了,还有一个他了解梗概,他一看这本书就这么回事,不买了,也有这种可能。如果说你到书店不行,没有时间看,拿了可能就走了。

  主持人马骧:这个等于我们减少了误购的可能性。

  还有一种可能性,我在网上看完了以后去地摊上买一个盗版书。

  周百义:有这样的,他想翻一翻就算了,有可能,但确实有这样的人他可能再去买一本正版。

  主持人小毕:除了图书,印象制品也是一样的。

  周百义:一个是收藏,第二个他觉得看盗版不过瘾,有错误。

  主持人马骧:我们刚才说话中谈到另外一个也是大家一直讨论的话题,就是盗版。

  网友:盗版这么严重,很头痛,没有办法。

  周百义:这个东西应该说这是政府的行为,我觉得政府不作为,确实太严重。我昨天到展览馆旁边一个饭店吃饭,那个人的卖的书全是盗版,我说你是盗版,他说我替你做宣传了,来握握手。这个问题主要靠政府,在国外我们根本看不见,这个书先出精装本,再出平装本,中国不行,稿子出去就完了。综合这个问题,贫穷人口太多,你说你叫他倾家荡产他也没有什么东西,这个东西还是要政府加强管理,加大打击力度,不然的话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中国始终被人认为是一个不讲规则的国家。

  主持人马骧:这样对整个国家的发展都没有好处。

  主持人小毕:其实我们有必要再次重申一下,希望广大网友和读者自己从自身来讲提高一下认知度,多支持正版购买正版。

  主持人马骧:就算经济上有困难,来我们网上看一下,也不要买盗版。

  我们刚才谈到说大家没有好书看,很重要一个原因是各种封面很好看的书太多了,同一个类型,同一个题材,一旦出了某一本好书之后,跟风的书就层出不穷,大家就被整个误导了,被迷惑了眼前。像您责编的《雍正皇帝》的书有没有盗版?

  周百义:写中国皇帝很多了,但是有高下之分。包括雍正皇帝,在我当时拿这个选题之前,没出之前有一个作者已经写了同名作品叫《雍正皇帝》,后来我们总编辑就说看看稿子再说,他一看稿子,好书。

  主持人马骧:您当初跟二月河沟通的时候,您看了《雍正皇帝》感觉怎么样?

  周百义:回肠荡气、跌宕起伏的情景,紧紧抓住你,我见到一个社长,他说他看了21遍,一个作家读了11遍,他说这是留给后代的《三国演义》,人物命运和跌宕起伏的情节把他抓住了。这个小说除了情节之外,揭示很多宫廷之间的斗争是你闻所未闻的。另外他在语言上,二月河的叙述语言不是其它一般小说能比的,他写的比较有气势,他颠覆了过去一些传统做法,在中国历史小说上,他是一匹黑马,他也是异军突起的一个人物。

  主持人马骧:其他的人,您比较看重的作者还有谁?

  周百义:写的好了多了,中国的作家,很有才气,王蒙、王安忆,余华……余华的《活着》最开始在我们那出的,所以好东西还是大家爱看的。当然这也有专业眼光的东西,有的人不懂,但是专业眼光还是看一看,有没有价值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主持人马骧:刚才我们说到二月河了,大部分我们说到都是长篇小说。

  网友:长篇小说在销售上应该不错的,市场反应热烈。中篇小说发展趋势如何?听说中篇小说单行版在市场上不太受欢迎?

  周百义:是的,中篇适合在刊物刊登。因为长篇小说有一定的容量,情节比较曲折,大家读着觉得更过瘾、更解脱一些,中篇和短篇受容量限制,所以有一定道理。

  主持人马骧:像这种情况,如果说我是一个文学青年我该怎么做?

  周百义:但是现在也有很多中篇产品,我们每年都出年度中篇小说精选,中国作协编,他们编,我们出。

  主持人马骧:你们社里出作品集,大家看。因为市场容量小,反应一般,可能从事中短篇创作人越来越少?

  周百义:读中短篇必须是纯粹文学爱好者,第二个特别喜爱文学的人,专业,一般人对中短篇小说不是太懂,长篇小说是情节吸引他。

  主持人马骧:其实很多爱写作的人应该是从短篇开始练习的。现在正在努力习作朋友们大家继续努力,包括在网络上写作是一个很好锻炼方式。

  您看网络上的作品吗?

  周百义:我在网上不直接看,出版以后的我看了一些。

  主持人马骧:这个渠道也是不错的。另外我们今天请周社来,还想让您谈谈您自己在创作上包括理论研究上的一些心得。

  周百义:我现在是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以前写了一点小东西,我自己感觉我自己没有创造力,对此信心不足,再加上一个人有时候命运安排。比如我做管理工作,实际上我在92年到湖北省新闻出版局工作之前,那一年我出了三本书,短篇小说集,我刚到出版社每个月发一篇小说。后来因为是工作,我做一行爱一行,而且觉得要把这件事情做好,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后来做了行政管理,后来当了社长更是没有时间。我过去比如做编辑,我编的别人的书基本上都写了评论,而且写的都比较长,发到一些地方上,我都写了,因为这个是一个副产品,因为我编辑的时候我把作品已经研究十分透了,不需要再花费时间读书了,所以我自己可以写。但是现在来讲做一些出版理论研究,因为我做这个工作就研究这个工作,所以经常也写一些小文章,有的时候有些地方请我去讲一讲,前不久到清华大学讲了几次,讲关于出版方面,这也是我工作的心得。

  主持人小毕:也是很多人愿意听的,来自一线的宝贵经验。

  主持人马骧:由于工作的关系,原来的文学创作搁下来一段时间,会不会有些遗憾?

  周百义:也不遗憾,我觉得我可能不是一个做大作家的料,写一点文字还可以,天赋不是特别突出,所以我做出版。但是我觉得人生是短暂的,做什么事情都要把它做成一件事,我自己记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者在临死的时候说“我这一生不后悔”就行了,在某些领域上,你要成功,否则的话这生就白活了。

  主持人马骧:您在出版这个行业这么成功,问一个幼稚点儿的小问题,您有座右铭吗?

  周百义:我的座右铭也是很传统的,原来年轻的时候写在墙上,“时间就是生命,天才在于勤奋”,我觉得勤能补拙,所有的人,除非真正的超人,一般都是平常人,平常人就是靠你的努力和勤奋。我的座右铭很传统,鲁迅说过“我不是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时间放在工作上”,他也说我不是天才。所以我觉得“天才”在于勤奋,一个人你要勤奋,努力,如果你又想今天唱歌,明天跳舞,今天清谈,明天郊游,做不成事,诱惑太多。

  主持人小毕:这个座右铭也可以借我们一用。

  主持人马骧:也给我们网友一用。

  说完文学创作及理论方面研究事情,还得在最后时间里做一点点小小探秘工作,关于个人和家庭。刚才你说到孩子在读书?

  周百义:孩子在读大二,跟我是校友,武汉大学中文系,我曾经写一篇文章叫《校友》,当年我是先工作,我读书的时候我爱人已经怀着我的儿子三个月了,她是大着肚子送我的。去年我就说我又把我的儿子送到这个学校,送到我熟悉的学校,我在武汉大学读中文系,他又在武汉大学读中文系。我爱人在一个中学。

  主持人马骧:一家人都爱读书吧?

  周百义:我爱人因为是数学的,相对来讲我儿子读书读的不多,现在我觉得跟儿子是朋友,我们交换,我刚才说的《东亚三国近现代史》,《菊与刀》是我和他一块买的,他买的书我来看,过去我买的书他来看,现在他买书我来看,我们在一块交流对这本书的看法。

  主持人马骧:这了对书的看法以外您儿子对出版行业感兴趣吗?

  周百义:他现在不感兴趣,我跟他说明年暑假我给你找个地方实习,他也爱好写作,自己也写一点东西,还是太年轻了,还不知道生活将来的压力,现在当然我想也没有必要让他有过早压力,读大学自己多读点东西、学点东西就行了,我们给他创造条件,掌握一点知识。

  主持人马骧: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访问就快要结束了,今天我们从工作、出版业、读书的习惯一直聊到最后的家庭生活,周社当然是一个很成功的出版人,另外一个角度我和小毕感觉您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师,谢谢您做客新浪和网友进行这样一个交流。

  周百义:谢谢你们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机会,我这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

  主持人小毕:感谢在线网友参与我们访谈。

  主持人马骧:下周再见。

(据新浪读书book.sina.com.cn,标题为本站所加,内容本站略有修改)

                                                                                                                                  (转自长江出版集团网站)

  来源:湖北长江出版集团网站         
 日期:2005-09-09 10:21:51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