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著名韩国作家崔仁浩做客新浪聊天实录

著名韩国作家崔仁浩首赴中国,刚刚在中国度过了一个难忘的中秋

  2003年,他的作品刚一进入中国,便迅速登上畅销书排行榜;他是无可争议的同一部作品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次数最多的韩国作家;他的《商道》、《王道》让他成为亚洲最受欢迎的作家之一。 2005年,崔仁浩力作《火鸟》再次惹火中国。这部作品被作者自称为“自画像”。9月19日15:00,崔仁浩首次造访中国,做客新浪读书频道就创作等话题与网友交流。

  以下为聊天实录

  视频欣赏:     

  主持人马骧:各位亲爱的新浪网友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你们光临新浪嘉宾聊天室,现在的时间是新浪读书的名人堂,我们这一期请到的著名作家是来自韩国的崔仁浩先生,非常高兴您来新浪跟网友交流。

  崔仁浩:你好。

  主持人马骧:我知道各位读者已经在新浪读书频道看了《火鸟》的连载,很多朋友都非常着急,因为在留言版中大家都说没有完,《火鸟》这本书的中文版已经出版了,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大家可以在书店买到,小马也是在周末读完了这本书,非常独特的爱情故事,里面有很多值得回味的地方。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就崔先生的写作的做一个探讨。首先对您来新浪做客表示感谢,上次长江文艺出版社的老总来,有很多网友问到了这本书,大家对这本书非常感兴趣,觉得写的非常有意思。

  崔仁浩:谢谢。

  主持人马骧:我们来看一下网友的留言。

  网友:《商道》、《王道》、“爱道”的《火鸟》是崔仁浩的三部曲,讲了金钱、权利和爱情,男人非看不可,对于这个网友的评价,你觉得如何?

  崔仁浩:首先这位网友的提问挺有趣的,前两部《商道》和《王道》是历史小说,不过这次是一个爱情小说,也可以说是一种爱情的道路。

  主持人马骧:所以可以叫做“爱道”?

  崔仁浩:当然可以。

  主持人马骧:这个网友的说法也非常有意思。

  网友:这个故事之所以吸引我,不是像那种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崔先生刚开始创作这个小说是不是就是想以沉重的话题开始?

  崔仁浩:写这部《火鸟》是25年前的事,那时候我是35岁,是以一个年轻人的心态写的,也可以说是我的一种缩影。

  网友:崔老师的作品实在太适合我们中国读者了,真的很感谢您。

  主持人马骧:这种感谢我替这位网友转达到了,他说适合中国读者,我有点奇怪,崔老师写的25年前在韩国发生的故事,甚至他自己身上发生的故事,是否这样的故事代表的爱情是没有国籍区分的,您是否这样理解?

  崔仁浩:年轻人说起爱情会有一种欲望的东西,我就是想写一部对爱充满热情,充满激情的爱情的表达,所以说这个名字也叫《火鸟》,是一种充满非常激情的意思。

  我觉得中国的年轻人也对这样的爱情会感到一些苦恼,也有心理压抑的感觉。

  主持人马骧:这一点可能是共通的,从我看完这本书的感觉来说,您那时候写的25年的韩国的时代背景,其实和现在的中国有一点类似,不知道您是否这样认为?

  崔仁浩:有一个神话叫伊卡罗斯神话,他有一个愿望,自己面向太阳飞去,他的翅膀是蜡烛做成的,他飞向太阳越来越近的时候,翅膀就化掉了,这本书中的英厚也是和那个相似,所以起的名字也叫《火鸟》。

  主持人马骧:想问一下崔先生,这部书在向读者推荐的时候,写的是“作家的自画像”,而且是早年的经历,您是否有不惜代价熔化翅膀飞向太阳的经历?

  崔仁浩:红色是太阳的意思吗?

  主持人马骧:是眼睛。

  崔仁浩:年轻人总是向往一种不朽的爱情,或者说对爱情的欲望也是很大,我觉得在这些方面好象很适合大众的口味,所以可能读者们都比较喜欢,这部书改编成连续剧,电影和电视都是两个版本,这个韩国也是很少见的,可能是因为比较接近大众的心理,所以比较受欢迎。

  主持人马骧:我刚才的问题是您是否有这样飞翔的经历,所以写的这么深刻?

  崔仁浩: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觉得自己的眼睛好象是瞎掉了似的,如果看到心爱的女人,没有那种感觉的话就不算是年轻人的爱情了。当然你对爱情没有那种感觉吗?

  主持人马骧:我也有。

  正因为有这个感觉,或者说这个书写出了这种感觉,才能打动读者的心,我不知道25年过去了,您的情感或者说对爱情的看法是否有改变?

  崔仁浩:现在不像年轻的时候,爱情像太阳一样那么的热烈,现在已经是夕阳夕下的感觉了。

  主持人马骧:可能这种爱的感觉在心中不会变,我看到这个介绍,当初是两年多的连载,在报纸上连载的,我想那两年内有没有影响自己创作的初衷,或者说读者的反馈是否影响了你当初的创作?

  崔仁浩:我写过很多小说,也塑造过很多女主人公,不过这个小说中的女主人公贤珠,我写的时候爱上了她,也是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在写小说的过程中,对女主人公的感觉是很少有的。所以我很想让英厚和这位女主人公贤珠有一种很快乐的时光。但是没有办法,只能悲惨的让她去死,只能选择这个道路。

  主持人马骧:其实这个结局不是您心中想要的,但是它是一个作品应该有的,是不是这样?

  崔仁浩:我心里也想两个人能够幸福、快活的生活在一起,不过因为是作品,只有用一种悲惨的结局来结束这个小说。

  主持人马骧:看了介绍中,您今年对过去连载的作品做了脱胎换骨般的修改,在这种修改的过程中,您就没想过把自己对真实的爱情和对两位主人公美好的祝愿改成团圆的结局吗?

  崔仁浩:已经逝去的爱情了,我不会改动结果。

  主持人马骧:您做了比较大手术的改动是在哪些方面,让您觉得改的过程中是否有二次创作的快感呢?

  崔仁浩:在这方面,英厚他在这个小说里面,他很想挑自己的身份,对那些充满很大的欲望,他想改变悲惨的现实,在这方面我改的时候想法是最多的。

  主持人马骧:其实我特别想看到,当初连载的那个版本,然后再对比现在这个作品,自己就有一些不一样的感触,能够感觉到作者对这个原作品的改动,您花了多长时间来改个作品?

  崔仁浩:修改这个我花了大约两年的时间,有一部电影就是一个年轻人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实现自己的梦想,很艰难地活着,自己还是失败了,所以我也是从那个感想中写的这部小说。

  主持人马骧:因为我们语言的问题,沟通起来没那么直接,所以我看网友有一些着急,大家别着急,我尽量把大家的问题都会转达。

  我不知道在改过之后,再次出版之前,把现在这本《火鸟》,拿给25年前看过那个《火鸟》的读者看过,或者说给您的好朋友看,他们的感觉最大的变化在哪儿?

  崔仁浩:在这里面四个主人公就像弦乐四重奏一样,不是固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我就希望以前的读者也好,现在的读者也好,现在的四个主人公也是非常有魅力的人,我希望得到别人这种评价。

  网友2005:怎么看待中国文化对韩国的影响,是否传统的学习过中国的儒家文化,您是否受到了儒家文化的影响?我特别想知道崔先生是否会创作历史题材的作品?

  主持人马骧:想跟这位网友说明一下,不知道你是否看到崔先生的《商道》和《王道》,本身这两部都是历史作品,建议你看一下《火鸟》之后,有一些感受和崔先生做直接的互动。我也问一下崔先生,其实韩国的影视作品和小说都比较受欢迎的,不管是《大长今》,还是可爱淘的《那小子真帅》都非常受欢迎,您自己在创作中觉得受中国文化的影响是否很大?

  崔仁浩:最近我对中国的儒教有比较高的兴趣,所以对儒家思想有很大的研究,我最近写了一本书叫《儒林》,是写孔子的一个故事,我认为中韩日就像鼎的三足一样,三个足有一定的协调才不会倒,我认为中国、韩国、日本是邻近国家,受影响也比较大,有一段时间中国在韩国有刮过汉风,所以我觉得影响还是有的。

  在十年前我看过张艺谋的《红高粱》,还有陈凯歌导演的作品,我觉得中国也有很好的作品,在这方面我也有很多想法。

  主持人马骧:就是说中国的电影给您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文学作品呢?或者说作家,您有没有研究过中国的作者?

  崔仁浩:中国的作品就是以前的《三国演义》或者说《水浒传》我在年轻的时候读过很多遍,现代的作品在韩国很少有人推荐或者说推广,所以我希望中国能够向韩国推荐一些好的现代作品。

  主持人马骧:真正形成互动?

  崔仁浩:对。

  主持人马骧:看过《三国演义》和《水浒传》,这两部作品是否对您有影响,如果有的话,是什么?

  崔仁浩:对中国来说,中国可以说是一个东方思想的一个核心,是一个源流,在《商道》里面,也是提到很多中国的事情的,清朝的事情,有一些中国官员就问我,有的地方怎么比中国人还了解中国,我个人对中国文化也特别喜欢,有一种很羡慕的感觉,因为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很羡慕。

  主持人马骧:说到这个问题,我也特别想问您,在《商道》里面写到的中国的情况,您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的?

  崔仁浩:在《商道》里,不能说哪个是真实的,哪个是假的,不能这么评价,有一段中国商人不买朝鲜的人参,所以把人参全部烧掉了,那个是历史上真正有过的事情。之后的事我有一些都是自己构想的。

  主持人马骧:在真实基础上?

  崔仁浩:对。

  主持人马骧:我们说了半天关于中国这个话题了,您喝口水休息一下,跟各位网友说一下,你现在正在看到的新浪嘉宾聊天室,读书的名人堂请到的是《火鸟》这部书的作者崔仁浩先生,我们谈到了《火鸟》,谈到了崔先生对中国文化的理解。

  很多人看完这本书之后,印象很深刻的原因,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在书中写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扭曲的,为了利益,为了仇恨,可以说社会的黑暗面都被揭露出来的,在这里面主人公是用爱来救赎的,不知道25年后您是否还认为爱是拯救现在的力气?

  崔仁浩:我觉得爱情是拯救现代社会的一种力气。还有一个,我年轻的时候,觉得自己跟别人比起来觉得很差的感觉,对自己爱的人也不敢随便接近她,在这里边就反映了年轻时候的这种心态,总觉得自己不如别人的那种感觉。

  主持人马骧:您的意思是说,在您年轻的时候,在内心中可能有自卑的情结,是不是这样?

  崔仁浩:我年轻的时候不像您这样长的又帅,个子又高,所以我自己好象有一种自卑的感觉,不过我觉得年轻人都会有那种心态的。所以我想把这种年轻人的这种心态写成小说。

  主持人马骧:对爱的渴望?

  崔仁浩:有一种自卑感不能靠近自己所爱的人,所以有很多情况是那样的,所以我就把这个写成了这部小说。

  主持人马骧:首先您过奖了,其次我特别想知道的是,很多从事创作的人其实是比较自我的,在自己的世界里、丰富的世界里巡游才能写出要表达的东西,太外向的人不一定适合写作,您刚才提到了自卑,在创作了这么多年的过程中,您刚才说到的性格特点是否有改变呢?

  崔仁浩:你刚才提的很多作家都是内向的,不过我是相反的,韩国有一个精神科医生写过一篇文章,所有的作家都是内向的,不过只有崔仁浩作家一个人除外。因为这个问题是有自卑感的时候,不是把那个藏在心里面,要克服它,为了跳过这个自卑感,所以我很外向。韩国有一句话就是有勇气的人才能占有美女。(笑),开个玩笑,我夫人在外面,你去看看是不是美女。

  主持人马骧:所以您是一个勇敢的人,或者说在韩国文坛位数不过比较外向和勇敢的人,这种勇敢的风格,除了对您的写作有影响之外,我是说写作之外的生活,包括应对媒体和读者,您是什么样的状况,因为很多作家把自己关起来,或者说找一个地方休息,充分的思考或者说写作,您是这样吗?

  崔仁浩:作为作家不是频繁在媒体上露脸,而是用作品来打动观众,来表现自己,所以我也反对很多的访问,我觉得有时候也有必要见一见读者,听听他们的反馈,这些是很必要的。

  主持人马骧:我们知道现在是一个商业化的社会,我看书中有一个片断,我印象非常的深刻,是英厚被狗咬了以后,美蓝拿着猎枪瞄准猎狗,向它开枪的时候,冷冷地看着狗,狗也冷冷的看着主人,之后把这个狗打死。我也问问您,书是不是您的猎枪,笔是您的子弹,您冷冷地看着这个社会?

  崔仁浩:这个拍成电影的时候,英厚被狗咬的时候,他跟导演说要拍成非常惨的,但是拍电影没有拍成这样,所以我跟导演因为这个事也吵了架。主人公的敏燮不把英厚当人看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场面。咬英厚的狗被枪打死了,这也是暗示后面的铺垫,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场景,您能发现这个还是非常谢谢您。

  主持人马骧:我想你可能没有理解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是美蓝拿着枪。

  崔仁浩:我也是有这种感觉,这一个场面也是暗示咱们现实社会的一种手法,我也这么认为,现实社会也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是按我的观点写的。

  主持人马骧:关键的问题是,您是否看待社会的问题时是不是躲在枪后冷冷的看待社会的?

  崔仁浩:这就是拥有者和非拥有者之间的矛盾,因为矛盾会引起很多的东西。我想反映这个社会拥有者的一种蛮横无理,一种暴力性。

  主持人马骧:想问一下,因为在中国现在的文坛中,人们很讲究文人的才气和这种出世的这种感觉,脱离于现实社会,或者说作家是更独立的一个群体,不知道您在韩国从事作家或者是写作这个工作,您是出世还是入世?

  崔仁浩:我自己是两面的,作家可以说是对在观察社会的一个观察者,不过也是生活在这个社会里,要感觉它,是社会的一个分子,不是出世或者是入世那个概念。

  主持人马骧:既在社会中生活,又在精神上脱离它。您大概的创作时间是什么样的,有没有固定的时间创作,或者说每年拿出一段的时间去体会生活,有没有这样的习惯呢?

  崔仁浩:年轻的时候是白天睡一整天,晚上起来通宵的写作。现在要是通宵的话,身体有点扛不住,所以是每天早上9点到12点,每天写作3个小时。写作也是一种非常费体力的事情和工作,所以我每天坚持登山。

  主持人马骧:现在对于您来说,写作是一种乐趣呢?还是一种习惯,哪种成分更多一点?

  崔仁浩:写作现在是我唯一的乐趣,唯一的爱好,所以以前还挺喜欢喝酒的,现在酒也不喝了,天天只有写作。

  主持人马骧:开始之前我还想,是不是给您拿一杯韩国的清酒我们坐这儿聊您会更开心一点。

  崔仁浩:您喜欢酒吗?

  主持人马骧:可以。

  崔仁浩:我写这个《火鸟》的时候,喝酒喝的挺多的。现在几乎已经滴酒不沾了。

  主持人马骧:我看这个作品的时候,能体会到作者崔先生应该是一个很能喝酒的人,因为在书中有很多情节跟酒有关?

  崔仁浩:这里面喝酒的场面反正也挺多。写作的时候也比较年轻,喜欢玩,喜欢喝酒,不过现在已经对这个不感兴趣了,只有创作,写作是我的唯一的乐趣。

  主持人马骧:从您的谈话中可以感觉出来,崔先生是很乐观的人,而且是作家中很开朗的人,从当初创作到现在,您的文学梦想是什么,您想写出什么理想化的作品,到今天是否实现了?

  崔仁浩:我最想写的关于耶稣的故事,我想两三年后,到以色列去现场取材,想写一部这样的书。最终还是爱情故事,因为爱情故事比较大众化,被人接受,我想再写一部爱情故事。

  主持人马骧:您刚才说到了想写的两个作品,一个是关于耶稣的,可能去以色列去体会一下,是否有这方面的宗教信仰,为什么想写这方面的作品呢?

  崔仁浩:我是天主教徒。

  主持人马骧:另外还想写一个爱情故事,这个创作的动机是出于市场需要这样的故事,商业角度的考虑?还是您自己觉得还有关于爱情的故事,要告诉读者?

  崔仁浩:这里面完全没有商业性的原因,我只是认为爱情是每一个人追求的一种梦想,追求完美爱情的梦想,所以我想再写一部这样的书,可以说是爱的继续。

  主持人马骧:我猜您再写爱情也不会是简单的公主王子似的模式,应该是除了爱情之外,能够带来很多心灵震撼的东西,我这样猜测是否正确?

  崔仁浩:我想写一部爱情小说是人人称快,非常有内涵的一种东西,不过现在还不如愿,所以还是很不满意。

  主持人马骧:正在创作中,希望您这个爱情故事可以在韩国出版的时候,也能第一时间跟中国的读者见面。

  崔仁浩:昨天在新华社签字仪式的时候,有非常多人找我签名,我感到非常高兴,我希望通过小说认识更多的人,认识更多的读者。

  主持人马骧:访谈的最后,我希望您对我们的网友说几句话,对喜欢您的《商道》也好,《王道》也好,或者是《火鸟》这些故事的读者想说些什么?

  崔仁浩:我去过很多国家,我最喜欢的是中国,现在中国和韩国的关系也非常好,希望我在中国能成为我们读者的朋友,能够成为真心的朋友,也希望大家给予我更多的鼓励,我会写更好的书。

  主持人马骧: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因为现在很多中国人对于韩国文化也是特别感兴趣,如果让您推荐韩国作家的作品,您比较喜欢的,或者说您觉得您可以推荐给中国读者的,您会说哪几部?

  崔仁浩:我。(笑)。我只会推荐我自己。

  主持人马骧:我们非常感谢崔仁浩先生做客新浪,就像您刚才希望的,有更多的中国读者读到您的书,希望您和读者们成为朋友。

  各位网友朋友们,这期的读书频道的名人堂节目,我们就进行到这儿了,非常感谢大家的参与,也希望大家继续在网上点击,去关注崔仁浩这部《火鸟》和其它的作品,一起等待着他的新作和中国读者的见面。

作者:四编室   来源:新浪网         
 日期:2005-09-26 11:22:25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