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蒋方舟:直面现实对抗“韩流”
 
 
  想写一部很“牛”的小说
    记:从你推出第一部作品到现在已有8年了,在这样一段写作经历中,你觉得自己有没有什么变化?
    蒋:变化是绝对的,进步也是绝对的。我七岁的时候开始写第一本书《打开天窗》,那时书写的只是一本私人作文簿,后来《正在发育》就是生猛型的,这直接导致了我被定位成一个“早熟”,一个“说大人话的小孩”,后来我写童话,写历史,但好像都没有办法摆脱人们对我的定位。但写完《邪童正史》之后,我想我是真正可以摆脱“早”的形象了,因为我已经是真的,彻底成熟了。
    记:上一部《邪童正史》是用一种调侃的方式来讲述历史,而这部作品《骑彩虹者》是讲述四个中学生通过离家出走的方式来逃避孤独,实现梦想的故事,两部作品的转变似乎非常大,谈谈你是如何想到要写这样一部作品?
    蒋:构思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因为我想写一部很“牛”的小说。我马上就快到18岁了,因此成人写作有一个过渡期,这部作品,我把它当作是迈向大师殿堂的“敲门砖”。《骑彩虹者》的故事,是根据新闻报道改编,是带着点荒诞的现实。这是一个包含了成长、天才、蜕变等元素,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暗波汹涌的故事。在我的写作中,我不能掌控故事的发展,如果说故事是一部电影,我就是观众。构思故事的人是我,但让故事发展的是书中的主人公。
 
   少年的孤独深入骨髓
    记:《骑彩虹者》号称关注的是中国“独一代”的孤独与梦想,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你认为你所述说的这种孤独是否矫情,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孤独?
    蒋:我认为是真的孤独,少年其实是不被关注的群体,如果说有也只是表面的关注。他们的孤独深入骨髓,不被成年社会所认识,因此他们上网发泄、甚至出走。少年社会其实是一个完整的社会,里面暗波汹涌,而藏在他们身体里的实际是成人。所以这种孤独并非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
    记:你曾说过梦想成为世界大师级的电影导演,而《骑彩虹者》的初稿也是电影剧本,为什么写到后来还是变成了小说?
    蒋:刚开始写作时我太过沉迷于技术性,如人物淡出、镜头转换等场景,因此初稿后来成了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后来我意识到还是要创作—个文学性的剧本,而非技术性的。
 
   为写好爱情临时抱佛脚
    记:《骑彩虹者》应当是你第一本写到爱情的小说,对于没有经历爱情的你如何去写爱情?
    蒋:为了在这本书中写好爱情,我恶补了一个月的爱情小说,属于临时抱佛脚型的。对于爱情,我扩大人物内心范围的描写,让心里最细微的感情变得敏锐。在写完这部小说后,我可以解决我同学各式各样的爱情问题了,成了一个“爱情理论专家”,呵呵。
    记:为了写爱情而去写爱情,是不是太过刻意?
    蒋:我认为这才是可贵的地方。真正完整、老练的爱情人们都写了干百遍了,而有点畸形、有点纯真的爱情才是可贵的。
 
   要和“80后”划清界限
    记:据说你要和“80后”划清界限,那么你是如何区别自己的作品和“80后”作家作品的?
    蒋:80后的圈子是个很可怕的群体,并不是他们文学品质不高,而是急功近利的心态,以及抱小团体的行为等。我想脱离的,只是80后的自立山头、自封为王、搞小团体、炒作、急躁的姿态。像最近比较倒霉的郭敬明,其实他也有真实可爱的—面,现在人们对他全盘否定和幸灾乐祸是不好的,尤其是那些借踩他来博得自己上位的人更是卑鄙可怕。
    记:同龄作家中,你最欣赏谁?谈谈你对他(她)的看法吧。
    蒋:同龄作家的书看得不多,比较喜欢李傻傻,因为觉得他做人比较淡泊,很多同龄作家都急功近利,但他还是慢悠悠地不紧不慢地写着东西,过着居家男人的生活,所以我很欣赏,也很羡慕他的心态。
 
   直面现实以抵抗“韩流”
    记:据介绍,你创作这本书早为了抵抗“韩流”?
    蒋:在写书的过程中最初是没有的。只是我觉得现在青少年和同学们的阅读是比较令人担忧的。身为一个中国的作者,我感受到了危机。尤其是听到班里女生讨论着“某某 (韩国)书出了!快点去买啊!”我才感到“韩流”实在霸占了太多中国市场,让中国一些不肯向“韩流”靠拢的作家丧失了市场。
    当今的文坛青黄不接,是—个“文坛沉没的时代”,而“韩流”却来势汹汹,不但是韩流,国内还有很多“仿韩流”的作品。而他们的作品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个平庸的女孩子,有几个优秀的大男孩来追求。这让很多人沉迷其中,生活在幻想里,这很可怕。要知道,青春并不是只由爱情组成的。
    记:你觉得韩国的青春文学作品之所以能立足市场,最大的卖点是什么?而你又如何将自己的作品与之区别?
    蒋:韩国的青春文学,以及仿韩国的青春作品最大的卖点就是它瞄准了少女市场。每个少女都会把脸埋在枕头里幻想自己的爱情,韩国的青春文学就是利用了少女的这一点点幻想。另外,它们往往还会附赠—些花里胡哨的小东西,贴纸和钥匙链之类的东西,来诱惑爱贪小便宜的平凡少女心。我的作品直面现实题材,不满足任何人的幻想,也不满足成年人对少年人的幻想。我也不想用明星式的包装来包装自己的作品,不希望把文学圈变成娱乐圈。
 
新闻来源:武汉晨报
          
 日期:2006-07-07 13:48:51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