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蒋方舟成年
 
 
     蒋方舟在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她的第七本书《骑彩虹者》,这是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在青春文学领域,蒋方舟可谓来头不小,出生于1989年的她,“从1997年就走上了文学的道路”,于1999年开始相继出版了《打开天窗》《正在发育》《青春前期》《都往我这儿看》《我是动物》《邪童正史》六本书,并在《新京报》《南方都市报》等媒体开设专栏,获得多个奖项,被称为“中国天后级美少女专栏作家”、“天才少女作家”、“文坛邪童”。
 
追寻未来的少年
 
    《骑彩虹者》是讲述关于成长、梦想的故事,书名拗口,不过蒋方舟很满意,“这个名字是从我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叫这个名字比较有画面感”。
 
    小说以学校里一次所谓专家进行的天才测试为开端,写了三位初中生在中考前夕的重要关头,预谋了一个关于天才证明的流浪。书里不但有优美的文字还有很多照片,展现了一幅青春的画卷。
 
    小说中的每个少年都面临着问题。男孩江日照这么大了还和妈妈睡在一起,这已经让正处于青春期的他极为反感和不安;女孩夏锦落在家里和爸爸形同路人,她的生活用小说中的说法是“暗恋产生于暗恋之前”,一个长相和成绩都中庸的女孩子内心极端的封闭产生下的结果必然如此;男孩占乃钞生长在一个典型的市民家庭,占乃钞的妈妈在听完儿子讲述的测试经过之后,笑道:“不知道你的未来,对你来说还好些。反正你以后不是谋杀犯就是强奸犯。”这样的环境中,占乃钞的志趣就是收藏刀具,研究想当然的所谓犯罪;鱼婉是典型的问题少女,从小由爷爷奶奶抚养,到初中就已经开始逃学,然后流落于社会中,出没于酒吧舞厅。
 
    当这四个少年某一天从家庭和学校出走,来到一个陌生的社会环境中时,其可能的命运当然是不知所措又无能为力还满不在乎。他们就像四只无力的小兔子落在荒原中,孤独带给他们的性格中有本能的相互需求,但更多的是没有承担。
 
    这段离校出走又安然返回的故事,显示出几个少年充满不安与逃离的气息,游离在成长和蜕变的边缘。同时他们也像骑在美丽的彩虹上充满对未来的幻想,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着不安又充满惊奇的流浪生涯。“只有亲身经历了,才会更加深刻明白‘独一代’在成长路口,骨骼疼痛以外的徘徊与挣扎”,蒋方舟说,“他们绕了人生的一个大圈,虽仍在原地,但由被生活掌控的人变成掌控生活的人”。
 
    这本《骑彩虹者》开始时是以剧本创作的。“严格来说,开始写是在去年的时候,那时候有一个宏伟的计划,就是要拍一部电影,所以小说按照剧本的形式写的。我那时连剧本是什么形式并不太清楚,就吭哧着写了一个寒假,吭哧出一些混乱而结结巴巴的片断,让人物‘淡出’,或者‘依序退场’,玩一些我在电影上看到的技巧玩得自我陶醉,还把后记写了一大堆话,都是感慨兼邀功的意思。”结果写完才发现它更适合的体裁是小说,于是就这样简单地改过来了。
 
    《骑彩虹者》可以说是蒋方舟作品中真正意义上的长篇,也是她迈向成人写作的里程碑。“我现在17岁,即将迈向18岁,在我的写作生涯中留下一个长篇,是我步入成人的纪念,我将多年的写作技巧、写作经验进行了一次全面的大展示”,“就像小鸟的试飞一样”。
 
最怕成为“文坛童姥”
 
    尽管作品颇多,但蒋方舟还是个处在青春时期的孩子,不过她比一般孩子观察更细致、感觉更敏锐,“我一直在关注蜕变、青春少年的内在心理、想法,我喜欢把这些因素包含进我的作品中去”。因此,她一改以往“邪”风,成为少年成长的孤独与烦恼的表达者。
 
    而在《骑彩虹者》中朦朦胧胧爱的萌芽,则是她丰富想象力的结果。蒋方舟没有谈过恋爱,自己还说“不喜欢谈恋爱”,但对爱的感悟却是敏锐的。“我去揣摩他们的心,虽然是想象中的爱,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为了写好没有经历过的爱情,蒋方舟恶补了一个月的言情小说,包括张爱玲、亦舒的作品,“不是要谈情节,而是一种感觉,以至于我觉得现在我可以处理任何爱情难题,快成感情顾问了。”
 
    蒋方舟在《正在发育》等作品中体现出的幽默和老道都着实让人吃惊,这使人对现在的孩子的智力和成熟度刮目相看。在许多人的眼里,她写得实在太老练了。她写下成人世界的一切:权力、爱情、性……常常语出惊人,文笔一点不比成年作家差。谈到这些,蒋方舟表示“同学看到会有点不自在”。
但无论是“少年老成”的写作,还是最近进行典型青春文学创作的回归,蒋方舟其实一直以来的创作都是围绕她的同年龄人进行的。有书评人就对《骑彩虹者》一书进行评论说“这部她费尽心力写的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长篇小说,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却是较合体的。蒋方舟的机智幽默的语言风格在这部作品中更趋成熟。”蒋方舟则说:“以前的作品,无论是《邪童正史》,还是别的,我都在逃避现实,写写过去、历史,写将来,就是不敢写现在,如今我开始写更深刻的同龄人之间的故事,其实我是变得勇敢了。”
 
    蒋方舟希望读者们“用心去看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因为任何长篇小说都不是随便翻翻随便读的,不像以前的短小故事随手翻阅,闪光点是掩藏在作品深处的,相信读者会被感动。”而那些在过去作品中时不时冒出来的幽默诙谐,在转型中的牺牲,蒋方舟认为是必要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蒋方舟的优势,比如文字的诙谐幽默,令人发笑的各种说法,来自于儿童式的调皮,都受到威胁。这一点,蒋方舟很明白,“我真的非常恐惧自己在一个调子里写作,写油了,自己都觉得很无趣。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是该写一部很牛的小说来证明自己了。我转型的目的也是因为觉得自己以前进行小品文之类的写作是不够的。所以我不停写小品、写小说,甚至足球评论,就是希望能厚积薄发。一直以来,大家对我的定位就是‘邪童’,我不能想象自己20岁的时候还被别人这样叫,简直变成了文坛童姥,这是我不能忍受的”。
 
未来想当导演
 
    现在,蒋方舟在华中师范大学附属高级中学读高中快一年了,蒋方舟的写作得到学校老师的支持,学校给她分了单人宿舍,配了电脑,在这样好的环境中,蒋方舟打算在高中阶段再出两本书,一本短篇,一本长篇,“都是比较轻松的风格”。
 
    紧张的学习之余,蒋方舟把大量的时间花在了读书上。目前她就在读马尔克斯的短篇小说,例如《霍乱时期的爱情》,不过她读书方式基本上是抓到哪本读哪本,有时一天读好几本书。她笑着说:“我读书就是一阵阵的,属于喜新厌旧型,很没良心。”“最近比较喜欢亦舒,我觉得她是现在唯一能跟张爱玲比较的作家。还有米兰·昆德拉,他的文学理论很棒。”
 
    这种爱好读书的兴趣最开始是蒋方舟的妈妈培养的,不只如此,在写作上,妈妈也是功不可没,“最开始是妈妈骗我说:‘小学生要出一本书,才不会被警察抓走。’”于是,这个对妈妈万分信任的刚上一年级的小朋友就匪夷所思的相信了,开始写作。
 
    17岁的蒋方舟一本一本地出书,她正以势不可挡的写作才华成为新一代少年作家领军人物。蒋方舟有些显得忧心忡忡,她说:“本土青春文学进入一个尴尬的境地,目前受到韩国、法国青春文学的冲击很大,包括郭敬明也进入一个尴尬的境地,青春文学是不景气的,由于没有又多又好的作品,导致人们对整个青少年不信任,这是可怕的现状。”“我希望以自己的作品,带动那些‘90后’作家们,多出版有质量的作品,扭转人们对青少年生活的误解。”
 
    蒋方舟小小年纪背负了大责任,但更多地还是飞扬的青春梦想。像去年,她立下豪言壮志说要拍一部电影,结果连DV机也没有买。她淘碟时发现伊朗15岁女孩汉娜导演的纪录片《疯狂的快乐》,“一时又羡慕又嫉妒,简直不敢看,怕她拍得太好了,越发衬出我的夸夸其谈和无力行动。”
 
    《骑彩虹者》是几个少年对未来的追寻,蒋方舟对自己未来的设想就是去当“超级女声”,高中毕业考个大学,“父母想让我出国,我还是喜欢国内,最好能上北大,北京电影学院也很好。”“将来不想当专业作家,想当导演。”
 
    虽然将来不愿意当一个专业作家;但蒋方舟的写作却不会停止,目前她正在写小专栏《少女版欲望都市》,发表在她的博客上。
 
 
新闻来源:出版人,2006年第七期
          
 日期:2006-07-25 14:39:21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