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商战小说演绎“职场三国”《圈子圈套2》

    2005年,一部《圈子圈套》名震职场,小说旋即登上畅销书排行榜,被职场人士称为“职场必读指南”、“职场胜经”,更有读者认为“有白领处必有《圈子圈套》”。《圈子圈套2》延续了第一部的风格,仍旧是职场、商场、情场交织缠绕,步步圈套、处处玄机,不是战场却比战场更严酷、诡谲。作者先后在SSA中国公司、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SiebelSystems和SASInstitute等多家知名外企工作,他凭借自身的丰富阅历,对职场的描绘逼真而入木三分。

  小说梗概

  老友重逢

  4月初的波士顿,邓汶轻车熟路地向波士顿罗根国际机场驶去,他并不觉得此行与以往出差有什么不同,殊不知他的人生将由此踏上一段全新的旅程。

  一路畅通,邓汶不久就已经看得见灯火通明的罗根机场了,把车停到了位于Eastern街的一个停车场里,办完了存车手续,他再拖着行李搭上从停车场到机场的免费穿梭巴士,这才到了罗根机场的B号航站楼。

  清晨六点多,天还没有大亮,波士顿,这座他已经生活了十多年的城市,居然是他这个中国人有生以来住得最久的地方。

  邓汶一直没回过中国,也没去过美国以外的其他地方,忽然,就在现在,当坐在登机口旁的皮椅上,看着窗外跑道上飞机的起降,他有了一种强烈的愿望,就像十多年前迫不及待地要走出中国一样,现在的他又迫不及待地想走出美国了。

  当地时间上午十点半,航班正点抵达拉斯韦加斯的麦卡伦国际机场,十一点还不到,邓汶已经在会展中心找到自己公司的展区了。邓汶在展区里巡视了一圈,一切准备就绪,心里踏实了,坐在一边休息。不知过了多久,邓汶忽然感觉有人在拍打他的肩膀,他猛地坐直身子,睁开眼睛,刺目的光线一下子射到他的眼睛上,他眯着好久才适应过来。

  邓汶面前站着两个人,近处的这张面孔上是一种气定神闲的笑容,正是这种笑容让邓汶如梦方醒,他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声地说:“洪钧!?真的是你!?怎么会是你啊!?”

  洪钧和邓汶老友重聚,聊起各自的发展与经历。邓汶把自己的近况介绍了一番,洪钧静静地听完,认为邓汶活得缺少梦想。邓汶听洪钧这么一说,也心动了。洪钧为邓汶提供了一个机会,去ICE公司,由他直接推荐给那边的领导卡彭特。接着,洪钧就把ICE从去年开始筹划研发中心的情况向邓汶详细介绍了一番,鼓励邓汶接受。

  已经整整一天没睡的邓汶却怎么也睡不着,心里很激动,也有些不安。是自己曾经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还是现在才真是一场梦的开始?

  邓汶和洪钧联系,汇报了他的任职情况,并约定见面详谈。

  洪钧时代

  4月30日,“五一”长假之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洪钧开始行动了。他坐在自己狭小的办公室里,逐个与同事李龙伟、罗杰、劳拉和比尔单独交谈。洪钧和每个人讲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就是由他提出的并经科克和维西尔亚太区管理层批准的维西尔中国公司新的组织架构。

  挑选这个时间,采用这个方式来任命他的新班底,洪钧是煞费一番苦心的。

  洪钧的笔记本电脑上,是他早已起草好的一封致维西尔中国公司全体员工的电子邮件,内容正是他即将宣布的新班底:

  任命李龙伟担任销售总监,负责全国范围内的金融业、电信业和政府部门的市场;

  任命罗杰担任销售总监,负责全国范围内的制造业市场,不再担任上海地区经理;

  任命比尔担任技术经理,也不再担任广州地区经理;

  劳拉一切照旧,仍然担任财务经理,负责财务和行政。

  洪钧抬手点了下鼠标,按了“发送”按钮,把一直放在屏幕窗口上的那封“告全体员工书”发送了出去,新的管理体系从即日起生效,维西尔中国公司的“洪钧时代”真正开始了。

  “五一”长假刚刚过去,洪钧马上专程走访普发集团,名义上是“搜集客户意见、促进项目实施工作”,实际上就是联络一下感情,他先和韩湘聊了一会儿便一起去看望姚工。在那里他认识了小薛。

  和劳拉电话商谈了装修事宜后,洪钧刚挂断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原来是邓汶的。

  邓汶兴冲冲地说:“我正要去公司呢,今天是我的lastworkingday。我和卡彭特见面以后,正式的offer已经给我了,再过整整两个星期,我就在飞机上了,两周后的那个周六,得劳您大驾到机场接我一下。”

  洪钧高兴地说:“哟,这么快呀,那我一定去恭候您大驾光临。”

  洪钧问清楚邓汶的航班号和到达时间,记在了台历上。

  5月31日是星期一,邓汶早早地就醒了,这天是他到ICE北京分公司上任的日子,也是他有生以来在中国工作的第一天,令他兴奋不已。

  陷阱与圈套

  7月15日上午,维西尔中国有限公司在其北京办公室新址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庆典,邀请了一些客户、合作伙伴公司、政府机构和媒体参加,上海的劳拉、罗杰和广州的比尔都来了。会后洪钧跟劳拉谈话,树立了他的威信。

  小薛因为帮维西尔争取回款而被范宇宙辞退,洪钧欣赏小薛,于是,接下来的星期四下午,小薛成了洪钧在他新的办公室里接待的第一位客人,因为维西尔北京的乔迁工程在星期二才大功告成。

  洪钧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做销售,但与小薛相比,自己的条件要好得多,吃的苦也少得多,因此对小薛有提携之意。看出小薛在逆境中磨练出来的心态,可能正是他最宝贵的资本。经过洪钧的开导,小薛终于鼓起勇气向洪钧要求工作,洪钧满意地笑了,立刻回答:“可以,你来维西尔吧。”

  8月的第二个星期,邓汶全部用来陪同卡彭特,他们察看了即将投入使用的ICE中国研发中心的新址,拜会了几家合作伙伴公司,还走访了三所大学,当然也少不了一些娱乐项目。其间卡彭特质疑中国大学的吃喝风气,俞威表现出极大愤慨,惹得邓汶刮目相看。

  两天之后的上午,在首都机场二楼拥挤不堪的国际出港大厅,邓汶、俞威和苏珊三个人来送卡彭特。卡彭特无意间透露出邓汶乃洪钧推荐的,引起与洪钧不和的俞威和苏珊对邓汶的怨恨。

  卡彭特走后的几天,邓汶的情绪一直不错,他经常抽空和俞威聊天。俞威故意让邓汶在技术设计上出点子,设下陷阱,邓汶毫不知情,还把下周二下午的这场商务约会记在自己的日程上,设好自动提醒。在筹建研发中心的同时,已经开始介入ICE中国的业务经营,他觉得自己的角色越来越丰满,也越来越有意义了。

  殊不知,这些却是俞威他们设好的一个让邓汶跳下去的圈套,将四条计划好的罪名加于邓汶身上。听着洪钧分析着圈子里的腥风血雨,尤其知道了俞威和洪钧之间的纠纠葛葛,邓汶的自我保护意识被唤醒,他警醒地觉得自己去ICE其实或许也是被洪钧利用着,只是他打垮俞威的一个棋子而已。邓汶愤怒地弃洪钧而去。

  俞威特意飞到了上海找了罗杰碰了面。ICE正转型着力于市场,主要依靠代理渠道进行,所以罗杰手中掌握的维西尔正在跟踪的那批潜在客户,正是俞威想要争取过来的。如果俞威能通过罗杰之手把ICE的软件打进维西尔苦心经营的市场,此消彼长,对改变两家公司之间的竞争态势将起到事半功倍的成效。在一系列的利益诱惑下,罗杰心动妥协了。另一边,邓汶通过电子邮件将俞威设圈陷害他的事抖了出来,至此,俞威与邓汶算是彻底翻脸了。

  心智大战

  罗杰的离去让洪钧很是痛心,他留下的摊子洪钧只好自己亲自接手。和李龙伟商量后决定普发的考察活动由小薛负责。

  9月17日,小薛作为先头指引,头一次踏上了异乡的领土,因为经验不足和英语能力的欠缺,遭遇骗钱事件。无奈之下报告洪钧,洪钧提示小薛稳定情绪继续他的工作。

  进入9月以后,邓汶就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越发艰难,甚至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正如洪钧当初替他分析的那样,他连同他在ICE的职业生命都掉入了别人设下的陷阱。由于不听洪钧的解决方案,而按自己意志向上级投诉,反而被孤立。皮特斥责说“你的这些行为表现出了你的不专业”,卡彭特打电话问邓汶以后是否还能和俞威继续合作,结果他对卡彭特的回答是:只有在俞威向他正式道歉之后,两人才有继续合作的可能。卡彭特听完,只说了一句:“我明白了。”

  洪钧给邓汶打电话,被拒绝。他只好亲自打电话给卡彭特,说服卡彭特。

  9月30日这天,洪钧比以往季度末更加忙碌。李龙伟上午专程去了普发集团,拜见刚从欧洲回来的柳副总,因为没有李龙伟替他抵挡和分担,公司里二十多个销售人员全都直接与洪钧联系,搞得洪钧与其说是总经理,不如说是电话接线员了。李龙伟回来向洪钧汇报了普发考察活动的结果。小薛因节省得罪了柳副总,受到洪钧质疑,但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

  10月8日,小薛飞到杭州萧山机场又坐了两个小时的出租车,才到了位于浙江省中部一个小镇上的澳格雅集团总部。为了拿到合约,苦等沈部长,未果,反遭陆翔讥笑。联系的软件项目也被人抢先。

  10月9日上午,洪钧、李龙伟和小薛已经把各方面信息编织成了一幅清晰的图画,罗杰现在是代表一家叫洛杰科技的公司,到澳格雅去推销ICE的软件,而这家洛杰科技就是他自己原先暗中经营的,这肯定又是俞威的得意之作,俞威一贯追求的最高境界就是“既打击了敌人又壮大了自己”,而此次策反罗杰无疑堪称是一石两鸟的经典。小薛产生了退缩心理,洪钧激励了他,叫他不要自己先放弃,同时也赞扬了小薛带回来的信息。

  另一边,俞威和罗杰私下见面,在讨价还价中,俞威始终高出一截,罗杰不得不安于俞威的安排。罗杰琢磨着俞威对这些人的态度,从陆翔想到沈部长,又从现在的自己想到以前的自己,心想:看来,唯有作为俞威的竞争对手,才能从他那里得到起码的尊重。

  被出卖了

  周六的中午时分,洪钧来到邓汶住的宾馆。两人畅谈,洪钧解决了邓汶的难题,用的方法也使得邓汶受教,两人恢复之前友好关系。邓汶感到不好意思,也想帮洪钧解决难题,洪钧面前的一桩桩麻烦事,不好外道,无人可以倾诉,也无处可以逃避。

  小薛和从维西尔上海公司来的一位售前支持工程师继续呆在浙江澳格雅集团所在的镇上,继续等待可能的机会。但无人搭理,遇见陆翔,陆翔暗中约见小薛,欲告知内情。

  晚上陆翔来找小薛,谈到他们的不可能,劝他们放弃,小薛坚持诚恳的回应。陆翔沉默后,提出如果他能帮维西尔拿到这个项目,能得到什么好处。小薛气愤陆翔的为人,痛斥他,反而得到陆翔尊敬,虽然他不能左右维西尔拿不拿得到case,但交到了陆翔这个朋友。跟洪钧汇报后,洪钧认为也是收获。

  另一边,财务出现了问题。李龙伟报告用自己软件核算的普发主要产品的成本,和他们现有记账软件算出来的成本对不上。第二天就要给国资委来的清产核资和财务检查组做总结汇报,成本算不对,利润就更是糊涂账,不仅影响到普发的盈利和效益指标,弄不好还有偷漏所得税的嫌疑。洪钧的心情也很紧张,但还是尽量平静地安慰下属,但李龙伟怕的是柳副总明天要落井下石。

  第二天上午,洪钧一人坐在办公室等待结果。本来形势十分严峻,后来是柳副总自己点出自己公司的财务部小崔来汇报情况,反而证实了出问题的不是维西尔开发的新软件,而是他们使用上个月甚至更早的历史数据的失误,至此,洪钧总算放下了心。

  科克打电话把洪钧叫到新加坡。因为要把韦恩调出澳大利亚,而把韦恩放到大中国地区当总经理,这样一来排挤、制约了洪钧,洪钧无比气愤,但科克要求洪钧忍住,不要和韦恩冲突,并重申两人的共同战线,洪钧无奈只好接受。

  陆翔不满自己被排挤、忽视,想回上海,又不愿就这么走了,于是破釜沉舟,决定走之前大干一场。

  第二天,澳格雅沈部长在电子邮件里和赖总干了起来,闹到陆明麟那里。这一切原来都是陆翔的杰作,重点不是谁在造假,而是其中揭露出来的事实让陆明麟批评了沈部长和赖总,并使得合作事宜回到有利于维西尔的方向上,澳格雅联络了维西尔。事后陆翔遭到打击报复受伤,小薛知道后很感动。

  维西尔中港台三家公司的总经理聚会,话题是韦恩即将宣布的大中国区组织结构,韦恩的安排引起大家的不满,大家商议一起抵制韦恩。洪钧本不想参与,但被另外两人鼓动,相信了他们。会后,杰弗里和CK却先后去找韦恩“示好”。

  第二天之前的维西尔中国公司也已经成为历史,韦恩宣布了划分方案,杰弗里和CK瓜分了优势地区,洪钧被出卖了。震惊和愤怒的洪钧无比失望痛苦,幸好有菲比的到来给予支持。

                                                                                      新闻午报  2006.9.13

          
 日期:2006-09-13 13:56:43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