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长江文艺·郭敬明携手打造中国青春文学创作平台
    我希望将来能够与长江(文艺出版社)这个非常优秀的团队有着更好的合作,为中国青春文学贡献自己的能力——尽管可能不会有太大的改观,但这样的事情还是应该有人来做,如果没有别人来做,那么就由我来做。
    无论是主流媒体还是年长的人对青春文学的看法都停留在“幼稚”、“商业化”、“浮躁”等字眼上。
    市场上有很多哈韩哈日的作品,但是我更倾向于原创的东西,那才是真正打动人的地方,因为它们有着自己的情节,而不是千篇一律。
——郭敬明
 
 
 
    2006年9月25日,“超人气偶像作家”郭敬明由春风文艺出版社“改嫁”长江文艺出版社的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双方签下合作协议,宣称“将携手打造中国青春文学创作基地”。同日下午,面向全国媒体的新闻发布会也如期举行。
据悉,在未来的几年内,长江文艺出版社将陆续推出一系列青春文学作品,郭敬明的最新长篇小说也将在年末隆重推出。
   有人开价比长江文艺高
    长江商报:为什么选择和长江文艺合作?什么是吸引你的重要因素?你们的合作费用是不是传说中的200万之多?
郭:长江和春风一样,不会给我限制,会给我一个最好的平台,给我们最大的支持。
    我在春风的四年是很重要的四年,他们给了我最大的包容和理解,我很感谢他们。其实利益对我而言并不是很重要,如果我只是看价格,那么就不会选择和长江文艺合作。漫天开价的出版社到处都有,但他们可能不懂得怎么去做,怎么推广,而只是急于用一个高价格来买下一个现有的品牌,但是这对于这个品牌来说只是一个消耗,而不是一个成长和持续。所以我希望找到一个和自己的理念和想法吻合的团队来合作。
    我和长江文艺的合作还是按照传统的出版理念,版税多少,印数多少,而不是一次性的买断。这样的合作方式一方面是出于自己的自信,我相信自己和自己团队的书可以卖得很好;另一方面也是他们出于对我的尊重,他们不单单是因为我个人而和我合作,更是因为我正在发展的团队,他们不是急功近利,而是出于长远发展的考虑,这也是我很佩服他们的地方。漫天开价对于出版业来说只是一个混乱的状态。有着长远考虑的作者不会考虑到利益,因为一方面对不起自己,二来也和自己的理想南辕北辙。
    其实也有出版社开出的价格更高,但那不是我想要的。
    用新作回应“抄袭门”
    长江商报:你的星座是金牛,根据星象学的说法,金牛座的人记忆力非常好,过目不忘,抄袭事件之后你怎样去避免这个天生的优点?为什么这件事情之后你没有道歉呢?
    郭:这个事件已经过去很久,我在我的博客中也说不想再作回应,并不是自己不去面对,而是现在无论说任何话语都会有新一轮的争吵。我自己清楚自己写的东西,之所以沉默就是因为我相信自己的能力。
    与其喧嚣地吵闹,搞口舌之争,不如让时间去证明,慢慢沉淀,这是一种更有力的证明。我更愿意这样做而不是简单的去回应这件事情。
    我相信并不是每个作家生来就会写文章,作家在作品出来之前都会看大量的书,才会有自己的底蕴。但是并不代表作家看了就会抄,这对于作家来说都有一点侮辱性。每个作家的创作都是严肃的,不应该在作品出来之前去否定它,这不公平。我希望大家在这部作品出来之后再去评价它是好,还是不好,之前希望大家等待。
    我的新小说《悲伤逆流成河》,和以往的风格截然不同。不再像以往的小说那样用大量笔墨书写青春心理和缥缈的感觉,而是全部生活化,关注生活的细节,关注柴米油盐,关注青年一代与父辈的隔阂,很现实,很具体的东西。
    从读者到主编的小四
    长江商报:你对《最小说》这本杂志怎么看?你能胜任主编吗?《最小说》和《岛》、《萌芽》有什么区别?
    郭:作为一个执行主编,我有着自己一贯的审美标准,这本杂志也烙印着很强的郭敬明审美意识。在质量上我们也要求得非常严格。现在市场上有很多叛逆的作品,其实并不是80年后的青年人生活的全部,我们的生活中其实有很多很美好的事情,作品中流露出的温情也会深刻地感动着每个人。在这方面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之前我做了两年导演,可能会比做专门的作者获得了更多的经验。
    对我来说《岛》的制作很精美,偏于艺术创作,受众群小,价格比较贵,《最小说》更贴近青少年,我希望它是一个所有青少年都喜欢的东西,让他们感到更亲切,更符合他们的心态。而且《最小说》定价非常低,又改成了月刊,这样可以让青少年花很少的钱得到更多的阅读体验。
    少年时,我常常看《少年文艺》、《萌芽》等。上海版的《少年文艺》现在停办了,《萌芽》上也很难再看到自己喜欢的文章,可能是自己的心态不一样了吧。现在做给青少年看的文艺杂志很少,在当今资讯杂志和时尚杂志冲击市场的今天,做青春杂志虽然很难,但是却很有价值,对青少年的成长和创作会有很大影响,这是我的亲身体验。所以我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情,我也希望可以把它做好。
    长江商报:《最小说》的主要竞争对手是谁?
    郭:现在很多杂志、出版社的编辑有很高的文学素养,但是不一定会很清楚的知道青年人喜欢什么,我希望他们在提供了很多经典文学的情况下提供更多有质感的、优秀的青春文学。其实中国的杂志成千上万本,不可能多了一本《最小说》,大家就觉得自己的杂志被竞争了。每天都有新的杂志诞生,都有新的杂志倒闭,我去做这个杂志是下了很大决心的,但是我出发的目的不是为了竞争,而是给更多的人看到更多的东西。《漫友》和《最小说》售价八块,《萌芽》更低。对于现在小孩的消费能力来说,他们会觉得两个都很好,并不会因为买了一个就放弃买另一个,恶性竞争是不存在的,这是一种多元化的选择。
    长江商报:做主编会不会影响到你的创作?在你的创作发展上有什么计划?
    郭:不会的,我自己的写作时间是晚上,我会在白天工作完成后再去写作。在主编的工作中,我会看很多稿子,其中不乏优秀的作品,看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拓展,会让我产生新的想法,了解新的东西。阅读对一个作家来说是必须的。所以这两者并不矛盾,只是在时间分配上有区别而已。
    出道:那时他从不主动和人说话
    2001年1月16日,郭敬明第一次来到上海参加“新概念”。那几天的上海,时值深冬,却也算阳光明媚,对于一直生长在四川的郭敬明来说,可能只有北风给他带来了些许不适。三天后,第三届“新概念”作文比赛的决赛将在南洋模范中学举行,早在此前的两届里,这场在上海举办的作文选秀活动,面向全国辐射出了惊人的影响力,当作文与学业和前途首次挂钩时,无数青年人的文学梦想被点燃。
    2001年1月19日,黄浦江上迎来了一场数年未遇的大雾,站在外滩,居然看不见百米之外的东方明珠。但是清晨的这场大雾并没有影响郭敬明在当日下午赛场上的发挥,几天之后,他顺利出现在这次比赛的领奖台上,作为此次比赛的一等奖得主,风光面对现场观众。
    半年以后,郭敬明的第一本书《爱与痛的边缘》由上海东方出版中心出版发行。相对于郭敬明后来的几本书的销售情况来说,这本文集并不算成功。但是这并不妨碍2002年2月初,他在上海书城看到自己这本处女作时的惊喜——这时已是他第二次来到上海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距离上次,整整一年。和一年前的大雾一样,时间也没有影响他的发挥——这一年,他再次脱颖而出,又是一等奖。
    同年,以评委总分第一名获得一等奖的蒋锋,非常乐于回忆当时的情景:“当时郭敬明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非常秀气的小男孩。几乎所有得了奖的人都显得很张狂,只有他显得很沉静,甚至落寞。你想想,一群文学爱好者,有的人能来参赛就非常高兴,要站在牌子前边照相留念了,何况得了奖呢?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交流经验,像夏令营一样。我从长春跑到上海,就预备着得了奖能保送上大学,结果现场老师告诉我们,那年取消保送了,我就这唯一的目的,结果落空了,你说我多失落,所以也不爱说话——然后就发现了郭敬明,一个人在一边,从不主动和人说话,只有是目光碰在一起了,绕不过去了,才和你说两句。”
    这个冬天,郭敬明还不满19岁,在之前的一个夏天里,他已经在《萌芽》杂志上发表文章了,尽管如此,他在人声鼎沸的衡山路青松城酒店的颁奖现场,仍显得很不起眼。
    那天到场的学生和家长,几乎都在享受着荣誉和荣誉之后的焦急,而在现场作为嘉宾发言的王蒙,在夸奖了文学的青春气息时,一定不会想到,台下的这些年轻人,将会在未来的几年里,在中国图书市场掀起多大的波澜。
    2001年6月,在郭敬明两次获得“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的间歇,《我上高二了》这篇带有少年学生特有情绪的散文在《萌芽》杂志发表,这篇两千字的文章为他带来了145元的稿费收入。为他带来巨大声誉和收入的《幻城》,将在16个月之后的2002年《萌芽》十月号上开始连载。当时的郭敬明,也许已经很明确地知道自己将来的方向和道路,但是他一定没想到,接下来和春风文艺出版社合作的两本书,将会彻底改变他的命运……
    2003年全国年度畅销书销量第一名郭敬明《幻城》;
    2003年列中国福布斯名人排行榜第97名;
    2004年列中国福布斯名人排行榜第94名;
    2005年列中国福布斯名人排行榜第92名;
    2004年获“年度风尚网络作家奖”;
    2004年获“年度最佳‘80后’作家”;
    2004全国年度畅销书销量第一名郭敬明《幻城》、第二名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
    2005年入选“上海十大时尚人士”;
    2006年9月离开“春风文艺”,加盟“长江文艺”。
    评论家评不了“80后”
    长江商报:你怎么看待其他“80后”作者,和他们的作品? 
    郭:我和同时代的这些作者,现在做的事情不再相同,每个人都有兴趣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是对于我,作家还是我的本职,我喜欢写作的感觉,喜欢作品被读者阅读的感觉。
    大家提到“80后”,比如韩寒、我、春树,都会说这是叛逆的一代,但是我自己并不叛逆,我觉得我一直都是很主流,很正统的,读书、考试、写作业,跟多数人一样地长大,并不是所有孩子都具备大人们所谓的叛逆,他们对大人都有很浓重的爱,同时也会有自己的追 求。
    我看同时代作者的作品并不多,也不能评论,但是我觉得,尽管有这么多的文艺评论家,但是真正对一个作品作出评判的,还是千千万万的读者们。
    本报记者 贾大军 易清 采写
    郭敬明,中国内地作家,1983年6月6日生于四川省自贡市。网名是“第四维”,所以在媒体上他也常被人称作“四维”或“小四”。他是“80后”作家群代表人物之一,2002年考入上海大学,在影视艺术技术学院读书。
    2001年、2002年,他连续参加了第三届和第四届的“新概念作文大赛”,并且蝉联一等奖,开始逐渐为青少年读者所认识。 
    2002年10月,郭敬明开始在《萌芽》杂志上连载幻想小说《幻城》,这部作品获得了许多读者的强烈反响。2003年,《幻城》单行本由春风文艺出版社刊行,获得了很大的市场成功。此后又出版了《幻城》的漫画本等多个版本,同年在台湾由联合文学出版社出版繁体中文版。
    2004年郭敬明与朋友在上海组成了“岛工作室”,策划出版了《岛》系列图书。这是一个定期出版的类似杂志的系列图书。郭敬明担任“监督”(后改称“主编”),也包括部分内容的撰稿、摄影和插画模特。
    作品:
    《幻城》 小说 、《左手倒影,右手年华》 文集 、《爱与痛的边缘》 文集 、《猜火车》 漫画绘本 、《天下》 漫画绘本 、《刻下来的幸福时光》 漫画绘本 、《天亮说晚安》 漫画绘本 、《一梦三四年》 漫画绘本 、《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 、《1994-2004 夏至未至》 小说 、《郭敬明成长日记》等。
    □跟帖
    正方
    郭敬明是我最崇敬的人,他的文章是我的精神粮食,每当我的灵感小泉快干枯时,他的书就是一股清流,灌溉着我的心灵。
  有的时候,看着他博客里洋溢着快乐的文章的时候。我总会暂时忘记他所承担的一切。但是,在偶尔中夹杂着几笔忧伤,就好心疼他!记得在看《岛6》他写给小和MM的那篇《未完成》的时候,看的我好心酸。我不能想象小四每天要承受着多大的压力给我们四迷写东西。也不敢想象他要顶着怎样的压力去生活…… 
    反方
    郭敬明对文字的感觉我承认是超出一般人的,但是在文章的内容创作上绝对是垃圾。可以这么说,他出名,是借用了别人的头脑让自己得到了升华,是种再创作。就算这样充其量他只是个不错的写手,一个枪手,而不是充满天马行空想象力的创造者。
郭敬明写文章时似乎抱有一种刻意的目的,那就是想让读者被他感动。
    郭敬明总是将自己的青春写得很多彩很忧伤的样子,想让读者陶醉在他自己努力营造的青春里去,但明显是有点虚假和做作了。
 
                                                                  新闻来源: 《长江商报》2006.09.26D31
 
          
 日期:2006-09-27 14:06:34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