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你无法沉重

      静然的小说《女人花》轻巧流利,很好看,而且出乎了我们的意料:我们以为女作家们一开口,必然做控诉哭泣状,不是哀哀怨怨,就是咬牙切齿。男人和女人总在纠缠不清,互相伤害,而男人尤其可恶可恨,真该千刀万剐。静然这部小说却不同。她的小说里,同样是男人和女人的故事,有痴情,有救赎,有诡计,有负心,有血泪,有欺骗,一切都叙述得那么轻松、轻快,仿佛袅袅春风中枝头飘过的花影,似有还无,过了也就过了。读者读这部小说,感觉自己长了翅膀,斜斜地飞掠而过,浅浅看一眼别人的悲欢离合,不用动什么感情,依旧找自己的天空去。

    静然在小说里抽空了对人物灵魂的审视与拷问。她不研究心灵,只对外部故事感兴趣。莫小倩去做人工隆乳是为了诱惑高山,高山不为所动,却另有一个男人古风上了钩。莫小倩知道光靠一对丰乳也许还无法抓牢男人,便又为古风生了个孩子。莫小倩以此要挟古风和她结婚,古风却只答应每月给孩子生活费。这情节叙述起来像极了张爱玲笔下的故事。诱惑与陷阱,猎人与猎物,最后也许恰恰是猎者成了猎物,设陷阱的人最终落入了陷阱。张爱玲笔下的人物往往刻毒变态,无望地在黑暗中喘息挣扎,静然笔下的女性却没有。她们好似不知善恶是非的天使,需要的就是合理的,没有道德负担,没有心理挣扎,带着一种邪恶的天真,一步步往前走。因为没有重量,所以也不存在堕落。

    也许现代人的生活就是如此,连悲欢离合都不可能再铭心刻骨,一点点的喜怒哀乐,不过是水面上泛起的泡沫,打了一个漩子就消失了。抽离了道德善恶和生存意义后的生活已经没有重量。这也正是现代人所需要的。说到底,灵魂究竟在何处?肉体快乐着,这就是现实。

                                                    摘自:北京晨报
                                          2007.3.10

          
 日期:2007-03-19 15:08:17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