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我总让废墟中开出一朵花”——财经作家阿耐携手长江文艺推出巨著《大江东去》记录“30年”
     《大江东去》作者 
 
  阿耐,女,江南人氏。有20多年职业经理人从业生涯。主要在网上写作反映商业领域生活的小说和专栏文章。被称为“著名的草根作家”。已出版《食荤者》、《余生》、《不得往生》、《回家》等长篇。 
 
  财经作家阿耐150万字长篇巨著《大江东去》日前由长江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这套“改革开放30年记忆之书”,先前在网络火爆连载,此番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击败人民文学出版社、四川文轩出版集团、辽宁万卷出版公司等众多出版单位,重金拿下,出版发行。 
  改革开放30年,大浪淘沙,英雄频出。此次推出的是《大江东去》的前三部,时间跨度为20年,由1978年到1998年。人物几十个,核心人物4个:宋运辉、雷东宝、杨巡、梁思申。他们分别代表着中国改革开放时期的几种主要经济形式:国营经济、集体所有制经济、民营经济和外资经济。他们的“敢为天下先”,他们的实践与挣扎,他们觉醒与变异,无不令人叹惋。 全书气势恢宏,细节真实,叙述真切,感染着经历过这些岁月的人们。 
 
  | 谈新书 | 
  做弄潮儿,在国企比民企、外企更难 
  长江商报:肯定是与这30年有共鸣才会愿意耗费心血,那么有没有特殊的某个因由,觉得诠释出这30年的风云是重要的? 
  阿耐:大约在2005年,我在写另一部小说时感觉到对已逝去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很有话说,可限于它的题材,当时写不痛快,那时就产生了写《大江东去》的想法。 
  在这30年里不仅是经济犹如脱缰野马一样飞速向前,人们的眼界和思维也迅速扩展。但由于人为和自然的原因,我们急于向前看的同时,也落下一些历史盲点。尤其,这30年中的前十几年几乎是摸着石子过河,是一个不断寻找不断纠正自我的过程。古人云:君子日三省。回顾和反省,才会有助于提高。 
  长江商报:小说中的四个主要人物宋运辉、雷东宝、杨巡、梁思申分别代表着中国改革开放时期的几种主要经济形式:国营经济、集体所有制经济、民营经济和外资经济。为什么这么安排呢? 
  阿耐:只要是经历过那个辉煌年代的人,大约都会不约而同地选择这四种经济体来展现改革开放前20年。在《大江东去》里,我把雷东宝在小雷家村的改革故事放在最前面。其后,是国家指导下的国企改革,比如宋运辉。这期间则是民营经济从夹缝中生存成长起来,逐渐在我国经济中所占比重越来越大,比如杨巡。而开放,不仅意味着走出去,也意味着引进来。梁思申则是兼有走出去与引进来的两大特点。 
  长江商报:你似乎比较赞赏杨巡和梁思申?个体户杨巡从夹缝中闯出生路,事业不断壮大,外企职员梁思申拥有雄厚资金实力和知识储备,在中国开辟了另一番天地。宋、雷的结局没有这样好。书写中融入了你怎样的认识或情感? 
  阿耐:我其实最赞赏宋运辉。以我的经历来看,在痼疾丛生的国企大环境下,一个人为实现自己的理想做许多事,是很难的,比杨巡、雷东宝等更难,这需要有极大勇气和毅力。同样一个位置,若是换作杨巡,恐怕早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就另辟出路跳槽下海了。宋运辉的精神实在难能可贵。 
  同时,我一直认为发展先进制造业,才是我国前途所在。宋运辉以极大热情和心血对国外先进技术和先进管理理念融会贯通,创造并提升我国制造业的各项水平,其贡献非他人可比。可惜一个人是可以被环境塑造的,我一边写着宋运辉的前进,一边写着他被环境同化,渐渐走向面目可憎的官僚一面,经常落笔踯躅。我即使赞赏他,也不愿美化他。我愿意欣赏他复杂的多面。 
  长江商报:宋运辉,这个国企中的创业者,后来蜕变为典型的官僚。这种命运走向也代表了改革浪潮中的一部分人,而在第三卷的末尾,他似乎反省而要改变自己,是不是寄予了你的一些美好愿望? 
  阿耐:是的,我不愿看着曾经有理想有抱负的那一代人沦落得面目模糊甚至可憎,我希望他们有时间回顾过去的信念和理想。 
 
  | 谈写作 | 
  下一步写中国制造业坎坷历程 
  长江商报:小说时间跨度20年,有几十个人物,其中4个“派别性人物”,大事小事多而不乱,有受过哪些文学作品的影响么?比如托尔斯泰?他的《战争与和平》以19世纪初期俄国四大贵族家庭的人物活动为线索,时间跨度是10多年,描写重大历史事件和各阶层的现实。 
  阿耐:我比较喜欢卡夫卡。在还没看到小说《审判》的时候,先看到电影《审判》,即使其中只有影像语言,而非文字,我也一眼就认出这肯定改编自卡夫卡的小说,果然。但喜欢跟自己操刀是两码事,自己写作的时候,我是我,不是别人。 
  长江商报:三年写下150万字,写得最辛苦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呢? 
  阿耐:写作不辛苦,写作是乐趣,否则我不会放弃很多娱乐生活,白天上班晚上写作。而“卡壳”也随时都会发生,拿它当调味品吧。持之以恒是克服“卡壳”的良方。 
  长江商报:说及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中国,你说最关键的一个词是“人”。为何这样说呢? 
  阿耐:任何思想,任何蓝图,都需要人来构思,需要人来实现。而所有思想,所有蓝图,只有以人为本,才不会成为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长江商报:后10年,将写些什么,有初步的构想了吗? 
  阿耐:后十年我已经开笔,初定题目是《艰难的制造》。我将在后10年中描述我国制造业在浮躁的大环境下生存的艰难;表现民间融资、投资投机对制造业的辅助,和在投机兴盛时期对制造业的抽血;探索制造业纷纷在本次金融海啸下弱不禁风的本国因素。希望借此呼吁社会各界对制造业,尤其是制造业的基础——机械工业——的关注。我们的自主机械工业在飞速发展的这30年中,步履蹒跚,让人落泪。 
  长江商报:写作之初,有没有担忧过,可能书出版不了,出版了可能卖不动? 
  阿耐:请相信,即使是一个全身铜臭味的商人,有时候也会理想主义,干一些无视利益的事情。 
  长江商报:你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弃政入商,经商数年,在你的小说中,无论政商,生存法则的残酷,比较起现实,会温和还是尖锐? 
  阿耐:不少有经历的人看过我的小说后,普遍评价是我总让废墟中开出一朵花。人间总有真情在,猛虎细嗅玫瑰的那一刻,让人对未来充满勇气。 
 
  | 出版方 | 
  重金拿下 
  这本书,值! 
  受访人:长江文艺出版社社长 刘学明 
  在激烈的(版权)竞争中重金拿下这套书,因为值!当初在网络连载,众多读者追捧就是一个证明。它可读性强,也具有较高的艺术性。作者花了很多心血,而且很信任我们。之所以一口气推出三本,一是对它有信心,如果单本推出,会缺乏气势,显得孤立。目前,网上销售情况很好,在新书销售榜的前列。已有几家影视公司来协谈影视版权,与其中一家基本达成协议。这不仅是“改革开放30年记忆之书”,也是“建国60周年献礼图书”。
 
  真正的好男人就是书里那样 
  受访人:《大江东去》责编 何性松 
  为编这套书,我先是闭关一个月看了一遍,后又用一个月看了第二遍,再用了半个月看了第三遍,仍意犹未尽——怎么就完了呢?编辑的过程,痛并快乐着。有个同事也看了它,说这是唯一一部他读完半年后仍记忆深刻的书。现在很多书都是一看就忘了。而它能唤起人们无限回忆。我这一辈子是忘不了它的。写得很真实,细节比比皆是,可能琐碎,可正是如此,我们仿佛见到时光的沙粒。同时它展现着“最本质的现实主义”的力量。现在的作家们老喜欢反现实、反真实,文绉绉的。书中写权谋、写商略,都可圈可点,另外,阿耐写情感自然也不赖,女人们可以从中看到男人们的奋斗:真正的好男人是怎样的。 
 
作者:记者:徐长云   来源:来源:长江商报         
 日期:2009-02-20 09:19:30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