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畅销书十年回顾:小说,多元化的时代主题引导畅销走向
(“开卷畅销书十年回顾系列”为“开卷十周年”文摘101期特刊专稿,2008.12)

    在电视和网络远远不如今天这么普及的年代里,文学图书,特别是小说阅读一度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休闲方式。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多媒体时代的到来,小说的发展也不可避免地遭遇时代的变革,这其中既包括来自其他媒体的挑战,也包括来自其他分类图书的影响,然而不论如何,小说在文学类图书零售市场的主流位置不曾动摇。
    开卷零售市场监测数据显示,十年来小说类图书的文学类零售市场上所占的码洋比重一直保持在50%左右的水平,尽管在2003年至2005年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青春文学崛起的挤压,但从2006年开始,小说类畅销书频频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也带动着这个门类不断地成长。而正是从这些畅销书中,我们也可以看出近十年来小说创作与阅读的变化与发展。(特别说明:开卷分类“小说”专指以成年人为目标读者的虚构情节作品,而以青少年学生为主要读者的校园小说不含其中——校园小说归属于青春文学类。)

    强势媒体催生畅销小说
    多媒体时代的到来一方面为小说类图书的发展带来了挑战,电视电影等强势媒体的出现使得一部分人群远离了小说阅读,但与此同时,这一时代中各种媒体的互动却又为小说的发展带来了机遇,这点从十年来小说类的畅销书榜单中就可略见一斑。从1999年的小说类畅销书榜单中就可以看到因当年热播电视剧《雍正王朝》而畅销的原著《雍正皇帝》,二月河的其他作品《乾隆皇帝》和《康熙大帝》也都进入了当年榜单的前100名。这似乎开启了影视小说的畅销时代,此后的每年几乎都会有热播影视作品的同名小说或者原著登上开卷的小说类畅销书榜。从国内的《玉观音》、《大宅门》、《亮剑》、《色·戒》,到国外的《魔戒》、《兄弟连》等等,在这个意义上来看,小说类畅销书也正是不同年代媒体回忆的记录者。
    这两年影视文学的热销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出版者在看到这一强势媒体带来的商机后,往往将其运用的淋漓尽致,不仅出版同名作品,甚至能够在此基础上开发出一系列的相关作品,以2007年的《士兵突击》为例,类似军旅题材的图书趁热打铁,借同名影视剧的“东风”上市,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这实际上也是现代图书的一种营销手段,在出版业的商业性日益加强,图书的商品属性日益展现的今天,任何一家市场竞争者都不可能忽视营销的作用,如今的图书市场已经成为买方市场,在有近百万个动销品种的图书市场上,读者当然有了更多的选择权,一本图书何以在读者脑海中留下印象?相信除了本身的内容外,外在的营销方式不可忽略,可以说在小说未来的发展中,运用各种方式、通过各种媒体对图书进行推广销售已然不可逆转。

    网络——对传统小说的继承与颠覆
    网络的出现影响了人们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在网络的世界里,关于文字的奇迹自网络诞生之初就从来就未曾缺乏过。从2000年痞子蔡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风靡市场、夺得当年小说畅销榜单冠军后,到如今图书市场中品目繁多的网络作品,可以说互联网对于小说创作的影响巨大,任何人想开始文学创作,只要会上网、会写作,无需按照传统的程序,便可以达到发表作品的目的,文体的边界、道德的规范、观念的限制随之松动,网络文学获得了高于传统纸质文学的自由度,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破除了文学权威和迷信,网络的大众性拉近了文学和大众之间的距离,许多作品都是在网络连载积攒了一定的人气后出版纸质作品的,而作者在写作的过程中也会与读者发生互动,充分听取读者的意见。可以说网络已经成为了出版内容的重要来源,在近年来的开卷小说类榜单上总是不乏网络作品的身影。
    以作者而言就可以列出一个常常的名单:痞子蔡、宁财神、安妮宝贝、慕容雪村、沧月……,尽管其中一些人已经不再从事网络创作,但网络早已成为培育原创作品的温床,这种草根的力量展现了原创文学的魅力,却也将网络小说的快餐消费属性发挥到了极致,每年几乎都有因网络掀起的阅读热潮,如2006年的“诛仙”系列、2007年的“鬼吹灯”系列和“盗墓笔记”系列、2008年的“藏地密码”系列等等。

多元主题锁定不同读者群体
    尽管小说是虚构出来的故事,但是作者的创作灵感却直接来源于现实生活,并且往往最是那些贴近生活的小说才最能打动读者。近十年来,针对社会发展变迁中遇到的不同社会现象,我们往往都能够在小说类榜单中找到类似的故事,小说的主题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这也有利于满足读者的不同阅读需求。
    仔细梳理十年来的小说类畅销书,可以发现“官场小说”以及贴近生活的“职场小说”、“家庭小说”成为许多作家的话题。从早期1999年王跃文的《国画》,到2002年陆天明的《省委书记:K省纪事》、到2007年王晓方的《驻京办主任》等等,这类官场小说既微妙的刻画出为官之道,又在深层次中揭露出“腐败”这一为社会广泛关注的话题。不仅是官场,描述职场和商场的小说也在近年来崭露头角,从2005年《圈子圈套》到2006《输赢》,再到如今的《杜拉拉升职记》和《浮沉》等,这些描述职场争斗的小说可以说都有着现实生活的原型,有些作品取得成功的秘诀就在于不脱离现实,这样才能更贴近读者,引起读者的共鸣。比教材好看,比其他题材小说有用,可能正是这类作品的特点,同时满足了读者休闲娱乐和实用的双重需求。当然不仅仅是与工作相关的主题热销,与生活相关的小说同样受到了读者的关注,婚姻生活成为了许多女性作家常用的小说题材,王海鸰可以算是典型代表,从1998年的《牵手》、到2004年的《中国式离婚》及《新结婚时代》,无不生动刻画了现代人婚姻生活中遇到的种种困惑。
    此外,近两年兴起的奇幻、悬疑类小说尽管与现实生活有着较大的距离,但并不妨碍其受到读者的追捧。2002年热映的《指环王》系列电影在一定程度上也催生了国内作者对于此类题材的创作激情,2005年奇幻武侠“诛仙”和蔡骏的“心理悬疑”系列,2006年和2007年的盗墓小说,再到2008年的“藏地密码”等等,都有着相似之处。这一现象也可以给出版人带来很多启发。在欧美图书市场中,悬疑侦探小说一向是虚构类图书的销售热门,拥有稳定的读者群,这可能正是因为这类图书满足了人们在平淡生活之外对惊险刺激的需求,但奇怪的是国外引进版的悬疑侦探小说并不容易在中国市场上获得成功,也许这类作品并不符合中国读者的胃口,但绝不是说中国的读者对于虚构世界中的惊险刺激没有兴趣。相当于“洋悬疑”的水土不服,国内原创的此类小说通过和中国民间传统文化的一些元素紧密结合,“风水”、“盗墓”等都是中国读者所熟悉的因素,可能正是因为这一特点,此类小说一经推出就受到了国内读者的欢迎。这也进一步反映出在大众文化消费走向休闲娱乐化的今天,读者的口味对于小说能否畅销的重大影响。

    名家作品、获奖作品市场号召力依然不俗
    上文中不断提到多媒体时代下,小说的创作走向多元化、读者走向细分化,但是名家和奖项的市场号召力却依然不俗。一些为读者所熟知的作家,如余华、王朔、毕淑敏、池莉等等,其新作总被万众期待。此外,诺贝尔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等也成为了小说畅销的关键因素,《钢琴教师》、《我的名字叫红》、《秦腔》、《暗算》等等,在图书品种大量堆积、难免重复的时代里,选书难已经代替买书难成为读者的困惑,而名家和奖项则成为了小说内容品质的保证。当然,更是有一些经典作品已经成为了零售市场中的常销书,其代表就是《围城》、《挪威的森林》、《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从2003年开始,这三部作品就一直保持在小说类榜单的前50名。

    引进版畅销书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读者与外国小说的接触仅限于经典的名家名著,近十年来,随着书业与国外交流的增多,越来越多的外国畅销作品在短时间内就被引进与读者见面,登上外国畅销书榜的小说往往也很快能够占据开卷全国畅销书榜的位置。外国小说进入开卷小说类榜单排名的前列可以从2002年“魔戒”系列的热销开始,同年,韩国小说也在国内图书市场掀起了一阵旋风,《我的野蛮女友》和《蓝色生死恋》的流行带动了同名小说的热销。一时间,小说类市场中一方是超级畅销的欧美小说,以2004年和2005年的《达·芬奇密码》为代表;一方则是韩流旋风入侵,出现了大量的类似作品。几年的市场经验表明,大量跟风的作品仅能在短期内获得一定的收益,很快就会被读者所厌倦,这两年韩国小说在榜单上的销声匿迹就是最好的证明,而相反《追风筝的人》、《大象的眼泪》等书则因为内容的独创性和出版者专业的营销推广而一直常留榜单。

回顾十年来小说类畅销书的变化趋势,不难发现,畅销的作品早已不局限于“名家+名著”的范畴,多元化成为了如今小说类畅销书最显著的特点,这也是和小说的特点相关。和其他门类的图书不同,人们出于实用性的目的而购买小说的情形比较有限(仅有的案例在于“职场小说”),相反,绝大多数读者阅读小说的目的是出于休闲娱乐,这也是近年来大众文化消费快速增长的动力与方向。随着畅销书在零售市场中扮演的角色愈发重要,小说的发展也就不可能再忽略大众阅读的休闲取向,可以说,走向多元化也成为了其必然的趋势。
作者:薛蕾   来源:开卷信息公司         
 日期:2010-07-09 15:24:12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