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湖北日报刊载《辛亥演义》书评

             

     值此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到来之际,长江文艺出版社推出王质玉先生的长篇历史小说《辛亥演义》。以辛亥革命为题材的长篇小说,这是第一部。一百年,中国的历史太曲折,道路太坎坷,《辛亥演义》的创作与出版尤为难得。
 
     打开《辛亥演义》,一切都是故事,所有又是新声,我们仿佛置身其间。历史是什么,历史是我们的昨天,是我们的今天,对于后辈,没有死去的昨天。所以它依旧让我们激动,让我们思量。而文学和历史让我们思量的说到底又只是两个字:命运与精神。它是社会的,民族的,也是时代的,个人的。事实上作为一种思考方式,我们习惯于前两者,而忽略,甚至屏蔽后两者。而历史告诉我们的是,如果没有后者,前者也会变得空洞、虚无。不知这是不是作者的思绪,但借他一枝文学的笔,已经把全部展现给了我们。
 
     这里首先是人,是小说里的文学形象。正如马克思说的,历史什么都不是,历史只是大写着人。小说就是写人的,而辛亥革命也就是中国人在那个年头的大事业。因而,一大批让人不能忘怀的人物,跃然纸上。他们掀开了一页崭新的中国历史,也展开了一份壮烈的人生。蒋翊武、彭楚藩、刘复基、杨洪胜、孙武、蔡济民,是不能不说的。辛亥年的武昌首义,实际就是一场士兵革命。革命机关被破获,起义计划泄露,箭在弦上,而群龙无首。这就使得熊秉坤的第一枪有特别意义,尽管学界关于第一枪尚有争论,其实这并不重要,当时情势,必须有一个振臂一呼者。何人也?熊秉坤者。就是这位新军正目,他有英雄气,他临危不乱,当然也是铤而走险。是他的思考、掂量、策划,一切偶然都成了必然,才有吴兆麟临危受命,武昌首义才举起中国历史的第一面共和大旗。其实共和之旗对于一个民族永远只能是一面,后来人只能是继承者,这样熊秉坤的行为就有永久的意义。恰恰这里作者不惜笔墨,让人感动。另一个作者特别着墨的人物是甘绩熙,他有“少年拿破仑”称号,这一称号就见得这人物头角不凡,尤其他两次挽狂澜于既倒。一次是在汉口,清军占据一小楼,居高临下,民军一时伤亡惨重,危急中他带领数人,迂回到小楼背后,一举全歼敌人。孤胆英雄拔地而起。更见豪气的是甘绩熙夜袭扁担山。扁担山乃汉阳屏障,其时已经失守,汉阳已有燃眉之急。又是甘绩熙向黄兴请命,他居然从重兵把守的清军手中夺回重地。甘绩熙英雄可敬,作者也写得扣人心弦。而所有让人感慨嘘唏的也许要属黄兴。黄兴拜将,黄兴指挥阳夏保卫战,整个儿其表情都是悲壮的。民军本身没有严密的组织,大家靠的是革命道义,民军上层还有掣肘。黄兴不是不知道,但革命我不赴义更待何人?因而,黄兴的英勇、勉力、坚忍有特别的情味,作者也写得特别传情。关于黄兴,不能不使人想到章太炎先生对黄的挽联:无公即无民国,有史必有斯人。说一句题外话,武汉市能否改汉阳的龙阳大道为黄兴大道?
 
      一百年前的辛亥革命中心在武昌,在武汉,但作者给我们的是一个全景式的辛亥演义,是整个孙中山领导的中华民族的共和再造。他扫描了辛亥年四月份的广州黄花岗起义,描述了同盟会在上海的中部策划,勾画了孙中山在海外的呼号奔走、指挥谋划,细致地叙写了袁世凯沉浮与翻云覆雨,但更让普通读者开眼界的是,作者展现了黄兴与吴录贞的全国性联手。吴已是清军统制,手握兵权,突然清廷又委派他宣抚山西。武昌成功,天下响应,吴录贞又可以从清军营垒杀出。真是革命形势一片大好,中国的共和大业可一战而定。但袁世凯收买了小人,吴录贞功败垂成。历史就这样诡谲,因而文学也这样让人长吁短叹。这就是人生事业,这就是艺术的峰回路转。
 
     然而,《辛亥演义》给我们更多的是思考和比较,也就是我在前面说的,历史和艺术根本的意义还是命运和精神。中华民族历史悠久,这是一种光荣和伟大。因而在这样一种历史与文化基础上的革命也就有世界意义。从世界史视野看,堪与比较的只能是英国革命和法国大革命。历史的吊诡也在这里。英国革命后,出现了克伦威尔专制,接着就是王朝复辟。法国大革命,出现雅各宾专制,拿破仑以炮剑传播自由民主,导致法国波旁王朝复辟。相同的是,辛亥革命建立的共和国,在中国的土地上还没站稳脚跟就被袁世凯篡夺了果实,并做起皇帝梦。但英国革命,法国大革命到底是在人文主义和理性主义思潮里产生的社会变革,英国有自由贵族做中坚,有《大宪章》做号召,王在法下。法国有《人权与公民权宣言》,自由平等博爱深入人心。拿破仑失败是由于他的军事冒险,而不是他的皇冠。恰恰是由于他的善始善终,《拿破仑法典》以法律的形式保存了自由民主精神。因而,英国大革命只经数十年便完成宪政法治,同样法国也是在四十年后推翻七月王朝,建成第二共和国。但辛亥革命第二年孙中山就辞去了临时大总统,在此情势下,《辛亥演义》结束章回是“孙中山登临黄鹤楼,文学社归并同盟会”。这一章的内容是柔软的,意蕴也似乎特别悠长。似乎已经听到总理遗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中国的事情为什么比英、法难得多,原因也许很多,但精神是一个根本原因,专制时间太久,教育落后,文盲遍地,广大人民始终站在局外。国事是国人的事,只靠精英,命运艰难就注定了。所以孙中山说要唤起民众,这才是民族复兴之真谛。
 
     读完《辛亥演义》,很感动,写下这些。
 
原载湖北日报 2011年3月18日 文艺评论
作者:田扬帆   来源:湖北日报 2011年3月18日         
 日期:2011-03-23 10:08:16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