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又 一 瓶 硫 酸-- 关于《愤青时代》复徐晋如先生

今天去北大参加几位研究生的论文答辩,有位师长告诉我说有个叫徐晋如的在《中华读书报》上骂我和钱理群先生了。旁人问道徐晋如是谁,我说是北大毕业生,很有几分文采,旧体诗词写得颇有功底,也很有社会责任感。又有旁人问那为什么骂你和钱老师,是不是因为他原来是清华大学的,在北大不得志,就积毒反噬。我说不能那么看,骂我的人多了,如果骂我能够给作者带来好处,我倒愿意舍身饲虎。我们当老师的,不能仅仅满足于在学生毕业以前被学生吃,更重要的考验是在学生毕业后,仍然慷慨地给他吃。不管他们说出多么恶毒、无礼、荒谬和莫须有的话来,都不用吃惊,特别是在这个满地红卫兵打着公正的旗号席卷天下的年头。


可是回到家中,又有两位朋友打电话来,要我一定看看那篇骂我的文章,说是文章的逻辑非常伟大云云。说实话,我已经许久不看《中华读书报》了,该报大概立志要让我浪子回头,便下了徐晋如这步胜负手。我只好找来文章一读,觉得文风还是小徐一贯的凶狠,倒退三十年,定可使我锒铛入狱也。文章在第一次点我名字时就特意加了准确的定语?quot;一贯对中国现行教育制度心怀怨望的孔庆东教授。幸亏我鲁迅读得还算熟,早知道青年人干起罗织的勾当来是眼睛都不眨的。我回忆不起什么时候得罪过小徐,使他这样必欲置我于死地。那我只能得出结论,他的文章不是出于私愤,乃是出于公众的正义啊。


但是徐文对我的话的引用是颇不规范的,有些话我不是那样说的,有些话是他断章取义,特别是他的评价,和他借题发挥出的一串妙论,在我看来都是有损于《中华读书报》这张著?quot;文化报的报格的。因此我希望该报和小徐能够给我一点可怜的人权,容我辩诬一番。当然,按照徐君的逻辑,弱者是没有权利申诉的,他大声喝道: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是一切竞争游戏的根本法则,不论对于自然界还是社会领域来说都是如此。大概,徐君已经优胜了,我们只有听从劣汰的份,若是企图讲讲道理什么的,就是破坏规则。
那我就沿着徐文的顺序略略评点几句吧。徐文第一段说胡坚妄想凭一部小说免试进入北大中文系,这是捏造。据我所知,胡坚没有这样的妄想。胡坚在小说出版以前,就以写作闻名,闻名程度大得足以让徐晋如先生嫉妒。胡坚想上北大不假,但是他从没有提出免试的要求,我们北大中文系也没有一个人说过可以凭一部小说就录取。那天座谈会上温儒敏曹文轩丁东等老师确实表示了对胡坚的同情,但同情的是他考试成绩不佳,而没有一个人说考试不佳的学生才是好学生。徐晋如把论点奠基在曲解或者污蔑上,未免有?quot;破坏规则了。


徐文第二段先大骂了一通胡坚的自信,接着说他自己在清华读书的时候,化工系有一位师兄在国学方面的水平绝对要超过目前绝大多数古典文学专业的博士生,我想请教一下这个判断是从何而来的。徐晋如先生既然已经有能力和有权威鉴定一个摆弄硫酸的师兄的国学水平超过博士生了,那你还为什么死气白赖地非要屈尊到北大视察几年不可呢?难道是清华大学的中文系嫉妒你的高才?quot;破坏规则来着?


徐文第三段根据我为分数不高的学生鸣不平,就一针见血地戳穿我的罪恶本质,判断我高考时分数一定不会很高。我真恨自己不能成全小徐的智商。按照小徐的逻辑,人的每一种主张,必定跟他的某种阴暗心理有关。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但是我不能冤枉北大当年的招生老师,我告诉阁下,我的高考成绩说出来,让你这样的才子无地自容。以你的清华智商哺静慌涮业母呖汲杉āN易裱愕穆呒狄痪洌以诨Х矫娴乃骄砸壳熬蠖嗍阍谇寤は档氖π郑隳芟嘈琶矗?


徐文第四段教训我不懂大学的真谛,然后借一个日本人之口做了两个解词题,说是道和器。按照徐文的逻辑,人要先得了道,才能够进入大学,而胡坚不过是会写作,刚达到器,进入大学纯粹是梦想。这回我们知道了,徐晋如先生至少是得了道的,已经是他自己认为的作为社会良知的知识分子,是学问家、思想家了。可是据认识徐晋如的人们讲,徐晋如先生也是会写作的,而且文笔很好,那么徐君是怎么进入大学的呢?难道清华大学只要器而不?quot;道?大学是不能培养胡坚的,只应该培养徐晋如这样的懂得大学真谛的道学家。徐君所说的社会良知,一定包括想方设法不让胡坚这样的下等人进入大学吧。


徐文第五段说考试制度使所有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而特别招生会带来腐败。这不恰恰是我的话么?我不但那天这样说了,在别的场合也多次这样主张。特别是对胡坚,我多次强调考试的公正合理性,我那天在现场还说了当年推荐上大学,结果推荐来了好多生产队长的子女。徐君把我的话当成他自己的话来反驳他捏造给我的话,徐君,这门技术可不是北大教给你的,你在哪儿学的就还是到哪儿去回炉吧。


徐文第六段先英明地给素质下了他自家的定义,然后根据徐氏定义指出胡坚没有上大学的素质和孔庆东没有理性。但我看那个徐氏定义似乎有些问题。徐氏定义一是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流氓打老人,是因为老人素质不够,所以该打。二是说高考分数低的,就是智商低,思维有毛病,掌握知识少。三是这个素质没有包括徐君提到的德的方面。我们假如一个人恩将仇报、损人利己、心理阴险、满口脏话、颠倒黑白、趋炎附势、借刀杀人……而这样的人在清华北大毕了业,那他到底算不算有素质呢?(读者请勿对号入座)
徐文第七段喝道:平等是公正最大的敌人,实际上它是最不道德的。不知道徐君这是在哪所高校学到的公正平等观。平等在徐君那里已经是一个贬义词了。按照徐君的逻辑,那么也可以说公正是平等最大的敌人,徐君明显是在这里呼唤不可调和的阶级斗争了。我没有工夫给徐君上语文课,还是请你自己买几斤词典,好好查查平等和公正的来龙去脉吧。


徐文第八段根据胡坚想上北大,就断定胡坚极不诚信,真是泰山压顶,雷霆万钧。这不但堵死了胡坚上大学的路,而且把胡坚的整个人品都公开否定了。(我对《中华读书报》发表这种损害名誉权的文字的不谨慎的态度提出批评)但是,你没有真凭实据就断定一个不熟识的?quot;极不诚信,那么,你的诚信又在哪里呢?你对一个即将走进高考考场的少年人如此痛下杀手,你的良知何在?我不知胡坚同学读到这篇文章感受如何,我只希望他能够忍受住这瓶硫酸。
徐文最后一段因为我不尊重规则,所以就批评我还远不够格作为一名知识分子。这里的规则和知识分子仍然是徐氏定义。在我看来,徐文本身就是极不遵守写作规则和社会规则、道德规则的,写出这种文字的人也有愧于知识分子的称呼。但是我不相信徐晋如君今后写的都是这样的文章,我善意地想,他也许是故意逼迫我出来在文章中提到他的大名吧。许久不见徐君了,我脑海中浮现的还是那个聪明的、有才气的而且待人接物很老练的进化论的青年。我既然被迫读了他的文章,只好继续被迫对他进行一番反批评和反讥讽。我知道这样的文章,往来都是低水平的。我不希望《中华读书报》,依靠这样的文章来维持市场。或许,这也是当今?quot;规则?那我就只好以反革命的两手去抵抗革命的两手了。



2002/6/12 夜
(注:副标题系编者所加)

作者:孔庆东           
 日期:2004-05-31 16:14:58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