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哈尔滨生活报专访我社新书《星光下的灵魂》作者毕淑敏

刚获老舍散文奖 又推新散文集
毕淑敏:抚摸“星光下的灵魂”

  “写作犹如古时的织女,终日埋头织一匹素绢。获奖的瞬间,就是锦上添花了,这一刻心中欢愉。感谢读者和评委,感谢那些历史烽烟中暗香浮动的故事。今后仍要勤勉劳作,以期织出的丝帛,带给人们以微亮的光和温存的暖。”获悉自己的《马萨达永不再陷落》获得第六届老舍散文奖,毕淑敏通过微博发表了获奖感言。时下,她的最新散文集《星光下的灵魂》也已出版。

  提及新作,毕淑敏说:“‘星光下’是容易引发人美好联想的场景,然而在人生的漫长旅途中,更多的人扮演的角色,是一个身心俱疲的旅客,心灵反而无处安放,我总希望将一些感悟拿出分享。”

  回忆在阿里的日子

  “真的想过捐躯埋雪山”

  《昆仑觞》、《预约死亡》……在毕淑敏的多部作品中,都有着关于阿里的回忆,那时的她17岁,在海拔5000米的青藏高原阿里当兵,历任卫生员、助理军医、军医等,一待就是11年。

  记者:很喜欢您文中的一段句子:“‘地上死去一个人,天上就丢星’的说法,是多么自作多情。天空的星远比地上的人要多,就是全地球上的人都死了,星空依然光芒万丈。”这是您在阿里仰望星空的感受吗?

  毕淑敏:那时年纪小,不知道康德说过“仰望星空和探寻内心,是最令人感动和敬畏的时刻”,只是感受到自然界如此的博大,而人是如此的渺小,一定要活得有价值,在大的宇宙当中留下微小的轨迹。

  记者:在阿里的11年,在您身上留下怎样的烙印?

  毕淑敏:医生、军人的责任感,在我的价值体系里占有很重要的部分,那时我真的想过捐躯埋雪山,也知道什么是人道主义情怀。

  记者:“死亡”这个词在你的作品里会经常提到。比如说初期的《预约死亡》,再到新作中的大谈特谈,为什么这样一个大家比较避讳的问题,会时常出现在您的作品里面?

  毕淑敏:人生不过是到此一游。死是任何时候都可以做的一件事,人手一份,谁也剥夺不了你。但谁也犯不上匆匆忙忙在没有听到死亡发令枪击响之前,就踉踉跄跄地抢跑,迫不及待扑到这一程的终点,更不应该忌讳、怕,每个人都应该实现自己的价值,最终从容赴死。

  不当医生,是尊重这个行业

  “事关生死,怎能三心二意”

  看毕淑敏的作品,仿佛面对的是一位心理医生。在《星光下的灵魂》中,她会关注爱情和婚姻中“忠贞”等品德的缺失,关注各种“瘾”对现代人的戕害,正视“成功”的含义等……连王蒙都说她是“文学的白衣天使”。

  记者:在专业写作之前,您从事医学工作20年,为什么一定要弃医从文呢?

  毕淑敏:医生这个职业,是不能三心二用的。文章写不好,大不了是没人买你的书,或者买完连呼上当、骂你一顿。但医生不行,就算患者表面看起来是得了感冒,也不可能掉以轻心,医生的每一个决定都关乎别人的生命,马虎不得。所以我的离开,正是因为对这一行业的尊重。

  记者:35岁才选择专心写作,不会担心前途未卜吗?

  毕淑敏:我当时还真没纠结,想的是如果写作不行,大不了再回头专心当医生,毕竟我还是挺有经验的医生,这是我强大的后盾。

  记者:同样是出于“一心不可二用”的考虑,您又关闭了心理诊所?

  毕淑敏:开过几年心理诊所,来咨询的人太多了,这个行业又不能开连锁店、批量生产,如果我想写作,那么只有把诊所也关掉了。所以现在我是专职作家,偶尔会和心理医生有交流。下个月,我就会作为心理督导师为心理医生做培训,讲语言对于心理医生的重要性。

  记者:相比于医生的治病救人,现在的您,是以写作的方式来反映和重建人的心理,您是否更愿意相信文学的力量?

  毕淑敏:文学是有疗伤作用的,古语有云“一念三千里”,说白了就是“一念之差”,如果说文学作品里的某一句话,让人看了内心起了波澜,就是它的疗效。我的一本书的责编说过,她在感情动荡时看了我的书,之后以更镇定的态度面对这个世界,那我就很高兴了。当然,也不能特别夸大文学的力量。

  登过作家富豪榜,但真没那些钱

  “真富豪看到这个榜,会笑的”

  早在2007年,毕淑敏就曾以365万元的版税收入,荣登第二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4位。现在的她,是国家一级作家、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不过在毕淑敏看来,名利,从来都与幸福无关。

  记者:当初听闻自己登榜,是怎样的感受?

  毕淑敏:发布这个榜的人也没跟我核实过,就记得说我有几百万吧。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我也没赚那么多呀,之后想的是,如果真正的富豪看到这个榜,肯定得冷笑,心想这么点儿钱还能上榜。

  从经济收益和付出的劳动相比,作家这行是有很大差异的。你想啊,我上了富豪榜,实际上还没赚那么多钱,何况那些写了很多畅销作品、却根本没上榜的人,对他们岂不是更不公平。

  记者:就像莫言获诺奖,可能奖金还不够在北京买套好房子?

  毕淑敏:是呀,按照之前的估算,他的奖金在北京能买个120平方米的房子,对于想有个大书房的作家来说,这个房间并不算大。

  记者:在您的书中曾写道,大多数人在追逐GDP时,幸福指数却不高,相信许多人都会有同感,现在的许多人物质富足了,但却都会说自己不幸福。

  毕淑敏:幸福是不能和物质划等号的。然而比较悲哀的是,现在的人在解决温饱后,依然希望赚到更多的钱,而这并不能增加他的幸福感。比如高血糖、高血压等富贵病的出现,就是因为人体的摄录超过了需求。推而广之,住更大的房子、开更好的车、穿衣必须要名牌,归根结底都是在围绕温饱转来转去。

  记者:您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单单知道离婚、丧亲,这样的不幸事件会伤害我们的心理健康。事实上,结婚、得奖,这样的人生乐事,也会给我们的幸福指数减分。

  毕淑敏:这是有道理的,比如说你看那些中5000万大奖的,当时可能很幸福,他们会一直感到幸福吗?不会的。再比如说,有一个女孩傍上了大款,可以买自己以前想买的一切,好像捡了多大的便宜。但是从长远看,她将自己的一生、理想、身体,都拴在一个老人身上,真的幸福吗?相信也不会的。一个人的命运应该始终掌握在自己手中,无论旷野地远,无论电闪雷鸣。

  执着“疗心”创作路

  “下一部的主题有关生命”

  60岁的毕淑敏,打字时间久了,指关节就会隐隐作痛,但毕淑敏说自己从没想过停止写作。之前的《心灵处方》、《幸福密码》、《女心理师》、《花冠病毒》,《星光下的灵魂》里的散文,多是围绕心理主题。毕淑敏称,下一部作品,将是有关于生命。

  记者:新书中的文字虽然基调是温暖和光明的,却也不乏残酷和哀伤,比如《人格清单》和《每个赌徒都有自己的悲哀》,这是不是也代表着您对生命的一种理解和评价?

  毕淑敏:从宏观来说,生命并不是美好的,是黑白杂糅的,知道这一点,就不会动不动义愤填膺,而应该选择合适的方法去争取想要的东西,而不屑于用其他手段。这也是老子所说的“知黑守白”。我的下一部作品,会围绕生命展开。

  记者:不知您平时是否爱看电视剧,如何看待像《甄嬛传》这些让人联想到职场攻心计的作品?

  毕淑敏:不会连续的看,基本套路无非是下毒、说坏话。人们之所以喜欢,是因为“甄嬛”还是比较善良、顾念家人的。 

  记者:我看您有“微博”,但更新不太快。

  毕淑敏:我总觉得写作是需要聚精会神的,我还不太习惯将自己的动态发到上面。

  记者:在您看来,写作是个苦差事吗?

  毕淑敏:我从来没有觉得写作是一件辛苦的事,也不会给自己规定一年要出几本,完全遵循鲁迅先生说的“不硬写”。偶尔一次觉得有点累,是写了个长篇小说,几十万字,年纪大了,时间长指关节有些受不了,敲击键盘时会有些疼痛。但就是这样,我的精神依然很快乐。

  记者:家人会是你的第一读者吗?

  毕淑敏:他们不读,因为最初都是半成品,等成品时直接就让责编拿走了。

  记者:上一次来哈尔滨是什么时间?对哈尔滨有什么印象?

  毕淑敏:还是两三年以前,到黑河采风路过哈尔滨。真的是一座很美丽的城市,异国情调,美丽的松花江,而且东北女孩儿豪爽、漂亮,很希望有时间好好在哈尔滨走一走、看一看。


原载哈尔滨《生活报》12月2日

本报记者 吴海鸥

          
 日期:2012-12-03 12:07:51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