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出版商务周报采访《楚汉传奇》作者王培公

“非著名编剧”的戏剧人生

    日前,由高希希导演的电视剧《楚汉传奇》在各大卫视热播。该电视剧最初的蓝本——电视剧同名原著小说《楚汉传奇》也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与电视剧同步面世。《出版商务周报》记者专访了该书作者王培公,为您呈现他多年从事编剧工作收获的思索与感悟。

  请叫我“资深编剧”

  提起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热播的《傻冒经理》《父子老爷车》等,大家可能并不陌生。其中陈强、陈佩斯父子扮演的人物角色,给很多人都留下了深刻印象。但作为这些作品编剧的王培公,并没有因此而被大家熟知。对此,王培公认为“这很正常”。他说:“那时候陈佩斯的戏,一半是我编的,一半是我策划的。不过观众只会记得影视剧中的人物形象,不会记得编剧是谁。”
  因此,当有人称他为“著名编剧”时,他特意指出,“我不能叫著名,在行里头认识我的多,隔一个行当,就不一定知道我了。”相比之下,他更乐意别人叫他“资深编剧”。1976年他创作个人第一部电影剧本《蓝天防线》,那是朱时茂登上荧屏的第一个戏,至今他编的电影电视作品差不多有二十多部了。1979年他写的第一部话剧《这里通向云端》,被收录在《中国戏剧通典》中。更令人敬佩的是,他写过的其他四部话剧《周郎拜帅》《火热的心》《WM我们》等也都被收录其中。而他创作的电视剧剧本《微笑》早在第一届飞天奖评奖时就获得了电视剧三等奖。

  演员改剧本成了“时髦”

  “现在有个现象非常奇怪,一个演员稍微演了几部戏,出了点名,就觉得自己比编剧还要厉害,可以随意改动剧本了。”对于演员改剧本这种“时髦”现象,王培公表示非常忧虑。
  对于编剧工作,他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编剧工作好比织一条丝带,有若干条不同颜色的丝线,你要按照脑子里的图案,一点点细心编织成形。稍微错一点,整个就全乱了。”
  王培公回忆起发生在他和中国影协原主席丁一楠之间的一段往事。丁一楠在导演王培公编剧作品《海瑞》的过程中,为了赶戏一度想改动剧本,但改完之后发现“总是跟原剧本的思路接不上。”丁一楠后来对王培公说:“我再有改动剧本的想法之前,一定得按你的想法先拍一遍。”
  王培公认为,这种尊重编剧的做法现在不流行了,相反“演员改剧本成了一种时髦,仿佛成为一个演员证明自己实力的标志。”对此,他认为一个严肃的演员绝对不会这么做。他对以前空政一位老演员顾兰说的一句话非常赞同,即“好的演员就是把看似不合理的台词演得非常合理,这是演员的本事和责任。”

  虚构是为了更接近历史

  对于新书《楚汉传奇》,王培公做了大量的工作细化情节,使故事更能接近历史真实。他很认同高希希的观点“细节是历史的表情”。对于历史上的真实人物和事件,史书上记载的都比较简单和平面,而编剧的工作是“把故事讲圆了。”为此,他虚构出小曹这样的小人物,并着力刻画了楚怀王等人的内心世界,以此可以窥见他对全书的用心良苦。
  虽然作为编剧,作品中免不了要有虚构之处。但王培公认为“虚构不能违背历史,虚构是为了更好地接近历史。”作为编剧,要“装龙像龙,装虎像虎。”说的正是要有艺术真实的追求。他至今仍对某历史剧中,斯琴高娃饰演的皇太后以“孝庄”这一死后谥号自称这一镜头记忆犹新。在他看来,“这是基本常识错误,绝对不允许犯”。

  坚守创作的“出发心”

  对于创作,王培公一直认为,最重要的事情是“出发心”,就是创作的初衷。他当年开始走上创作之路,是为了完成一项艰巨的任务,没有名利甚至没有稿费。相反,现在有些人“太敏感的不编,太难的题材不做”,只愿意做一些“简单的、好玩的、轻而易举可以赚钱的”。这些人的“出发心”就是赚钱。什么能赚钱?电视剧;什么电视剧最赚钱?穿越剧。于是就一窝蜂搞穿越。出发心错了,往后的路就越走越错了。
  作为编剧,王培公觉得重中之重,是注意传达给观众良好的价值观。他以日前热播的《甄嬛传》为例,很多观众看完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一个人老实就只有死路一条,必须学坏整人才能生存”。这种价值观,他认为“说严重了就是诲淫诲盗。”
  回顾自己的创作生涯,王培公说:“我可能做不出轰动一时的作品,也可能做不出流芳万世的作品,但最起码我要对自己负责,唯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去创作。”

作者:申凤霞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日期:2013-03-04 14:52:07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