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南京日报]莫言:迫切地想回到书桌前
   昨天,莫言新作《盛典——诺奖之行》在海南书博会首发,这也是获诺奖之后,莫言首次为自己的图书做宣传。在通过电子邮件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莫言写道:迫切地想回到书桌前。

    新作由“莫言文学村”打造——

    “期待有人能找出错别字告诉我”

    记者:您的新书推介等活动都由女儿管笑笑负责,现在是由她担任经纪人吗?您觉得中国作家需要经纪人吗?

    莫言:我现在要面对很多人,出版、影视改编、各种会议演讲、媒体采访……如果我自己来解决这些问题,那其他什么事都不要干了,因此让笑笑帮我处理日常事务。在西方,并不是出版社编辑要求作家修改作品,而是经纪人要求他修改作品,因为经纪人盯着市场研究读者,某种意义上可以干预作家创作。另外,经纪人会帮助作家处理出版发行方面各种各样的事务。所以笑笑只是我的助手。

    中国作家需要不需要经纪人,我觉得视每个人的情况而定。比如在跟外国出版社打交道的过程中,以前主要通过翻译——你翻译我的作品,同时帮我找出版社和谈稿费,而现在很多作家朋友都在西方寻找到自己的代理人。而且我们这个年龄的作家大部分不怎么懂外语,如果自己跟出版社打交道会有很大的障碍。至于国内需要不需要经纪人,也要看具体情况。如果一个作家三五年写出一本书,养一个经纪人比较麻烦,书卖得好还可以,如果卖不好,稿费还不够支付经纪人的工资。

    记者:您在书的序言里特别感谢了“莫言文学村”,这个团队对您的文学创作有什么意义?

    莫言:“莫言文学村”这个名字后来才有的,起初就是我的一帮朋友和笑笑的一帮80后朋友,他们在一起读书、讨论,然后一块想办法编一本书,这过程中慢慢形成起来的。他们现在说我是村长,真正的村长应该是我的朋友禾田先生。我想我们现在国内的绝大多数出版社不敢打这个保票,出一本书保证没有错别字,但这本书我看了两遍,没有错别字。我也期待很多专家读者可以从里面发现错别字,告诉我们。总之我想“莫言文学村”就是一个很松散很自由的读者小组,他们也对书的装帧、设计、编排有浓厚的兴趣,没有任何报酬,利用业余时间来打磨一本图书。

    要打破诺奖“魔咒”——

    “迫切地希望回到书桌前创作”

    记者:很多人都说诺贝尔文学奖有个“魔咒”:获奖之后很难有好的作品了。您领奖之后短短几个月推出新书,是不是有意打破“魔咒”?

    莫言:这本书是我心路历程的记录,也流露出特别着急、想回到书桌前创作下一部作品的迫切心情。前不久我跟南非的一位作家做了一个对话,谈诺奖“死亡之吻”的意义。有些作家得奖时已经80多岁,本来就停止了写作,那么获奖对创作确实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四五十岁的一些作家,获奖之后要面对应接不暇的社会活动、各种各样的议论,固有的生活习惯受到影响,因此会直接或间接影响他今后的创作。一个是心态变化:得了奖就不是一般人了,这对创作是个致命伤;另外还有压力,一定不能比以前写得差,这种精神压力很难让一个作家原有的艺术水平得到发挥。

    记者:您曾经说,和自然科学相比,文学没有什么用处。您对文学的价值怎么看?

    莫言:诺贝尔本身也是个文学爱好者,我觉得如果诺贝尔奖没有文学的奖项,那么影响力可能要大打折扣。每年文学奖变数最大、最难猜测、争议也最大,所以西方很多博彩网站把文学奖作为博彩项目。我在诺贝尔晚宴上演讲的时候忘记带讲稿了,最后临场发挥一句话:“与物理奖、医学奖、化学奖比,文学没有用处,医学可以为人治病,一个人生病不去治好像很痛苦,一个人两三天不读文学作品不是很紧要,文学最大的用处就是没有特别功利的用处。”文学或者艺术有的时候可以类比成头发,一个人要是有一头秀发,很漂亮很美丽,有的人头发少,也不妨碍他健康愉快地生活。但是有头发总比没有头发要好。因此我说文学“无用”并不是贬低文学,而是抬高文学的精神性。

    记者:您说过希望“莫言热”尽快过去,但热度好像还持续着?

    莫言:我反复表达过,希望“莫言热”转化成“文学热”。非常期望由此引发大家新一轮的读书热潮、新一轮文学创作的热潮,然后促进我们的文学蓬勃发展。

          
 日期:2013-04-24 14:17:23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