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湖北[长江商报]莫言:得奖就高人一等的心态,是创作的致命伤

长江商报消息 即便离去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揭晓日过去了半年,“莫言热”至今似乎从未减弱。这几天,莫言在长沙录制“世界读书日”的全民阅读主题节目,又马不停蹄赶来海南书博会,出席其新作《盛典——诺奖之行》首发式,所到之处总会聚集了众多的关注和热议。

   昨日由长江文艺出版社举办的《盛典》新书发布会,无疑是本届书博会首日人气最旺、场面最火爆的一场活动。现场读者、粉丝、媒体云集,将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这位作家的一举一动。

   这部新作也是莫言获诺奖后首部编著出版的作品,全面展示了其瑞典领奖之行,目前已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长江文艺出版社曾与莫言有过多次成功合作。今年再度合作,推出独一无二的《盛典》,从前期市场反应来看,这次携手将共创2013年中国出版界的“盛典”。

   正如随莫言一同出席发布会的、其女儿管笑笑所介绍的,在《盛典》中,莫言独家披露了获奖前后心路历程,以妙趣横生的语言阐述文学、写作和世界观的问题,全方位展示诺奖得主的思想、才华与智慧。

 “我们可以看到莫言老师30年的笔耕如何在这个漫长的诺贝尔文学奖中沉淀,可以读到莫言老师对于文学、人性、历史独到而深刻的见解,以及他宽厚和博大的胸怀。” 管笑笑声情并茂地说。她还在现场放映幻灯片,向媒体和读者展示了诺贝尔奖章、莫言所住“诺贝尔套房”702房间实景以及瑞典翻译家陈安娜手迹等珍贵照片,分享了他们一家人在瑞典的一些见闻和体会。

本报特派记者 卢欢 发自海南

■新书背后

 “莫言文学村”首次公开亮相

   随着《盛典》的面世,“莫言文学村”这个围绕在莫言身边的神秘团队首次在公共场合亮相。管笑笑透露,自己的另一身份正是“莫言文学村”代表之一。

   她介绍说,“莫言文学村”是以她和莫言密友禾田为首,由莫言亲友和粉丝们组成的一个编成设计小组,其中有不少80后。《盛典》一书的编写和设计,就充分体现了“莫言文学村”的许多创新理念,如复调结构的编写方式、“电影是流动的图书,图书是凝固的电影”的装帧设计理念等。

   管笑笑提到,该书用多个声音描述“盛典”。第一个声音是以陪同莫言参与盛典的朋友身份进行的叙述;第二个声音是莫言自己的声音,一方面补充了对陪同者不能亲历、只能获奖者才能参加的事件的叙述,另一方面莫言的叙述也以一位长者的沉稳、淡然的心态,讲述了他对文学、人性和世界的理解;第三个声音则是莫言在诺贝尔颁奖地一周所作的公开演讲以及所接受的媒体采访实录;第四个声音是来自那些精美的图片,无声的图片也在讲述着故事。

   而这本“开山之作”让“莫言文学村”村民们最为得意的是封面的装帧设计:“这个封面完美地将报纸和图片结合在一起,使它成为没有封面、封底限制的一本书。”

■现场交流

   对于正当盛年的作家,获奖会影响他今后的创作

   在首发式现场,莫言以生动风趣的语言,与读者和媒体互动,回答了为什么会想到将诺奖之行出书,以及创作生涯最受关注的两次高峰——“红高粱”和“诺贝尔”期间心态有何不同等大家关心的问题。

   领奖回国之后,莫言看到媒体上、网络上有很多围绕着自己去瑞典领奖前后的报道和传闻,有一些是比较准确的,也有一些是完全虚构的,而为了能够准确地再现整个领奖的过程,他感觉有必要编这样一本书。

   莫言坦言,对于四五十岁、正当盛年的作家而言,获奖会直接或者间接影响他今后的创作,尤其影响他创作的质量。“我想影响一个作家的创作质量实际上并不是来自外部的一些什么邀请、采访、围追堵截等,更重要的是这样的一个巨大的荣誉会让作家的心态发生变化,一个变化就是真的得了奖就高人一等了,我得奖就是最好的作家了,就不是一般人了,这样的心态对创作是一个致命的伤害。”

   在对外出版方面,中国作家有经纪人比较方便

   之前在微博上宣称委托女儿管笑笑对外代表他洽商版权和其他各种合作事宜,此次又带着女儿出席活动,让不少人产生了管笑笑成为莫言经纪人的印象。莫言则否认了这个说法。

   至于“中国作家是否需要经纪人”,莫言觉得没有统一的标准。“中国作家现在大量的作品都在不断地翻译成外文。我们这个年龄的作家大部分不懂外语,自己跟出版社打交道会有很大的障碍,所以在对外翻译、出版方面,有经纪人还是比较方便的。”

   而在国内出版这一块,他分析说,如果一个作家作品很多,一年写十几本书,有很多的出版业务由经纪人帮助他讨价还价,这是一个好事。如果一个作家三五年写出一本书,养一个经纪人比较麻烦。本报特派记者 卢欢 发自海南

■相关新闻

   王蒙《这边风景》40年后重见天日

   重温“戴着镣铐的激情舞蹈”

   昨日,王蒙现身海南书博会,出席《这边风景》新书首发式,为读者带来了一部他窖藏了40年、在“文革”政治桎梏之下动情书写的70万字长篇巨作。

  《这边风景》是王蒙自1963年下放新疆的16年里创作的唯一一部长篇小说。该小说以新疆伊犁地区少数民族生活为原型,透过日常生活触摸新疆独特的风土人情与宗教文明,用他的话说,“吃喝拉撒、婚丧嫁娶、从头到脚,什么都写到了”。这部作品后因种种原因未曾出版,被王蒙束之高阁,尘封起来。

   当被问到在“文革”中为何敢写这样的作品时,王蒙直言自己其实没有那么强大的内心。“当时我并无意向极左的形态挑战,尽量接受极左的说法,给它拥抱。我沿着这个口号写生活和感情,写风景,写吃喝拉撒、柴米油盐酱醋茶,写汉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他认为带着镣铐的跳舞,从舞蹈本身来说不见得是最坏的事情,从个人来说是非常坏的事情。“我们不希望带着镣铐跳舞,我们希望是穿着合身、美丽的舞蹈服装很轻盈地跳舞,但万一你碰到了带着镣铐跳舞的这种命运,也许会跳出一点很稀奇古怪的姿态来,这个姿态甚至于使你自己感动。”

   而就在昨日,同时举行的“读者大会”活动上,莫言不失时机地向读者大力推荐了王蒙的这本新书:“我觉得王蒙在书中非常真实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生活,他写的时候应该是满怀真诚的。”

本报特派记者 卢欢 发自海南

          
 日期:2013-04-24 14:24:40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