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新安晚报]莫言书博会亮相新书首发式

文学如秀发给人添光彩

   昨天在海口书博会上,莫言携新作《盛典——诺奖之行》和女儿管笑笑亮相首发式,并接受采访,莫言表示希望“莫言热”能转化为“文学热”,希望大家别老盯着他和他的那几本书。

   为什么编《诺奖之行》?“准确再现领奖过程”

   该书是莫言获诺奖后首部编著出版的作品,全面展示了莫言瑞典领奖之行。全书共16万字,包括莫言日记13篇、演讲实录7篇、采访实录8篇,还有从5000张照片中精选出来的60余幅精美彩照,其中不少照片是首次发表。莫言表示编这样一本书,是因为回国之后看到媒体上有很多围绕着自己领奖前后的一些报道和传闻,“有一些是完全虚构的,我想为了能够准确地再现整个领奖过程,也为了让读者更加完整地了解我在瑞典这九天的所说所做,我感觉有必要编这样一本书。”

   莫言表示希望自己得奖能带给中国文学更宽阔的视野,“我希望‘莫言热’尽快过去,由‘莫言热’转化成‘文学热’,我也希望读者不要把目光盯在我的那几本书上面,应该把目光放得更加宽阔,应该看到我们中国当代还是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作家,他们也写了大量非常优秀的作品,由对我个人作品的关注,变成对我们中国当代文学整体的关注。”

   怎么看诺奖“死亡之吻”?“最重要的是摆正心态”

   莫言表示也和一些作家谈论过对于诺奖“死亡之吻”的看法,莫言坦言:“正值四五十岁年纪的一些作家,获奖之后应接不暇的社会活动,各种各样的议论,会让他的心态发生变化,也会使他固有的生活习惯受到影响,因此会直接或者间接影响他今后的创作,尤其影响他创作的质量。”

   他同时表示,最重要的是这样一个巨大的荣誉会让作家的心态发生变化,“一个变化就是觉得得了奖就高人一等了,我得奖就是最好的作家了,有这样的心态我想对创作是一个致命的伤害;另外还有压力,就是感觉到那么多人期待我的新作,我一定要写好,一定不能比以前写得差,写的时候特别用力放不开,生怕这一句话写不好人家会批评,生怕这个细节写不好又会受到别人的质疑,有这么多心理障碍,很难让一个作家固有或者原有的艺术水平得到发挥,我想更多的作家是因为这样的内在原因影响了创作的质量。”

   莫言在新书首发式现场。

   如何解释“文学无用说”?“抬高文学的精神性”

   谈及电影《红高粱》,莫言表示电影获奖时自己还在供销社里面写小说,“这个电影的得奖应该是张艺谋这些人的光荣,跟我没有太多直接的关系。”

   曾经表示过“文学的无用就是最大的用处”的莫言再次阐释了自己的观点,“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如果没有文学你可以活得很好,但是有了文学可能活得更好。这个话并不是贬低文学,恰好是抬高文学的精神性,抬高文学对于一个人和一个民族非常重要的影响力。”莫言表示,“文学最大的用处就是没有特别功利的用处。我也曾经打过一个比喻,就是文学或者艺术有时候可以类比成头发,一个人要有一头秀发很漂亮,但有的人头发很少也不妨碍他健康愉快地生活。”

          
 日期:2013-05-13 09:22:39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