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对话周国平:幸福的哲学

2014-07-07   渤海早报

    在《幸福的哲学》中,您谈到了独处的好处,“宅”现在感觉多半是一个贬义词,您觉得“宅”和“独处”有区别吗?区别在哪里?

    周国平:我不认为“宅”是一个贬义词。“宅男”、“宅女”基本上是喜欢独处的人,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自得其乐。我强调的“独处”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和自己的灵魂对话,这可能是一个区别。这个意义上的“独处”,有时还需要“宅”的反面,就是“走”,走到大自然中去,那里最能激发和自己灵魂的对话。


    “哲学”感觉一直是个被人误解的学科。您觉得有必要在小学或者初中阶段就开展“哲学”的入门学习吗?国内在这方面好像是一片空白。

    周国平:我认为初中是开始学哲学的合适年龄。法国的中学开哲学课,非常棒,教材以问题为基本内容,让孩子们独立思考,没有标准答案。真正的哲学问题都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孩子有最活跃的好奇心,会自发地问一些哲学问题,好的哲学课就是引导他们自觉地去想这些问题。如果哲学课是灌输一些教条,就会让人离哲学越来越远,那就不开为好。


    讲演和写作是有去区别的,讲演的风格,你受谁的影响比较大?你怎么看讲演风格?

    周国平:说实话讲演对我来说是一个勉强上阵的事情,我自己认为我的性格不适合演讲。

    我性格比较内向,不爱说话,以往十几人的讨论会我基本上能躲就躲。很多善于讲演的人,他们都有很大的表演性,谈笑风生,这个我基本上是做不到。我讲的是哲学,讲人生道理,我觉得其实最好的方式是谈心,也跟我的性格比较合适,比较对应。


    您说人生一个比较幸福的状态是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自己做好自己的工作,你怎么看待兴趣和机遇?因为光有兴趣,有时候还需要机遇的才行。

    周国平:实际上,兴趣是自己支配。我知道我的兴趣是什么,我可以发展我的兴趣,机遇是自己不能支配的,所以一个人,不要把自己不能支配的东西来那个作为自己的目标,你去寻找机遇,我觉得这很难。当然也有碰上的,但是你可能不寻找也会碰上,所以它不是找来的,我不喜欢找各种机会来做。我就把力量使在我自己能支配的事情上,就是兴趣和能力,发展自己的兴趣,培养自己的能力,然后守株待兔。


    您如何看待人生当中的逆境?

    周国平:逆境的作用很重要,当然我不能把逆境本身看作是幸福的,我还是喜欢顺利一点,但是我觉得一个人如果说总是一帆风顺,从来对逆境没有体会,没有经历的话,我很怀疑这样的人一定是在做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他才会这样,如果他为自己设定了比较高的目标,就不可能没有逆境。另外如果太一帆风顺没有逆境的话,我觉得这样的人,实际上他从人的性格方面、精神方面会比较浅薄。如果我们把幸福定义为是有过有意义的人生的话,从幸福角度他是也欠缺的,他的意义是不完整的。


    这本书出版社把它们和您之前的图书区别开了,定义为一本“适合于大多数读者来看的一本哲学的普及书”,一本解开哲学奥秘和基本概念的“桥梁书”,您怎么看?

    周国平:这套书我实际上花的工夫真的很大,去年整整一年都在做这两本书,有的人就说你一本讲演录你花那么大工夫干什么,因为我整理的过程中,我觉得这么多讲演讲下来,像幸福与人生,人文精神与幸福转型,这些很重要的主题,我确实通过多次的讲演以后,思路越来越清楚,越来越丰满,最后能够把它整体出来,在我的别的书里面你找不到的,就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我把它讲的那么系统、那么明白,在别的书里面找不到,所以现在可以说在我书里面是特殊的一笔,它不仅仅是一个讲演的东西,我觉得它有点像一个小型的学术专著,我觉得每一个课题我都可以把它写成一本书,在这个基础上,这个基础已经有了。


    我知道希腊有很多哲学家,像苏格拉底什么的,你觉得他哪一些言论或者行为,对你看待幸福这个角度有注意,而且你觉得它哪一些思想,现在还对我们有帮助,还没有过时?

    周国平:我觉得希腊哲学家永远不会过时的,我是很崇拜希腊这些哲学家的。古希腊已经不存在了,古希腊现在存在于欧洲各个角落里面,古希腊的影响是永恒的,但是作为一个城邦来说,当时一个联合,城邦的联合体来说它已经不存在了,确实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欧洲思想的源头是希腊,而且那个时候用马克思的话来说是人类的童年,实际上是欧洲民族的童年,所以它是一个很单纯、很健康,哲学、艺术都是一个黄金时代,都是发展的非常好,对后来的影响非常大,我觉得他们不会过时,永远不会过时。

    要说对我思考幸福问题有什么启发,其实我觉得我主要,应该说是一个我思考幸福问题,首先是像亚里士多德写的《尼克马克论学》这是一个转本论述幸福主题的专著,实际上从这么长的哲学史,一个专门论述幸福主题有影响的专著是很少的。而且我刚才讲了,其实我讲幸福的哲学史和幸福观,无论是快乐主义也好,完善主义也好,都是从古希腊开始的。

          
 日期:2014-08-05 15:17:06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