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周国平 哲学没有标准答案

来源:今晚经济周报

名家简介

    周国平,1945年生于上海,196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198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哲学系。目前国内最畅销的散文家、哲学家、作家之一,单本图书《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单本累计销量过500万册。出版图书累计销量2000万册,拥有众多忠实“粉丝”,微博“粉丝”679万。

    著有《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尼采与形而上学》,散文集《守望的距离》、《各自的朝圣路》、《安静》、《善良·丰富·高贵》,纪实作品《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岁月与性情——我的心灵自传》、《偶尔远行》、《宝贝,宝贝》,随感集《人与永恒》、《风中的纸屑》、《碎句与短章》,诗集《忧伤的情欲》以及《人生哲思录》、《周国平人文讲演录》等,译有《尼采美学文选》、《尼采诗集》、《偶像的黄昏》等。

名家访谈

    很多读者认识周国平是通过那些温情脉脉的家庭散文,他的文字太过温暖,以至于人们常常忘记他本来是一位哲学家,而且是一位把尼采作品带给中国读者的翻译家。如果你有幸听过他的讲座,就会发现他总能用开阔的学术视野和博学求精的治学态度向人们讲述关于人生、社会、思想、道德、法制、教育、青年、爱情、婚姻、女性、子女、写作等诸多方面的看法,引导人们以深入和科学的思想方式去认识问题;如果你没有听过他的讲座也不要紧,你还可以通过阅读他的著作来进一步了解他的哲学思想,最近他又推出了富有教义和充满知识、智慧和人格美感的《幸福的哲学》、《人文精神的哲学思考》。

写书就不怕“咬文嚼字”

    和其他作家相比,周国平是带着学者的严谨态度去对待自己的每一篇文稿的。无论是散文还是演讲录,他最不能忍受的是粗糙。在他看来,无论是怎样的名人演讲录,都不应该“把录音记录稿拿出来稍微修改一下”,“编一点”就攒成一本书,而首先应该是一本好书、一本严格意义上的著作。

    “实际上,演讲常常会有重复,很多人(指代演讲录编者)是不管那些的,重复就重复,交叉就交叉(直接整理成书),但是我希望尽量把重复和交叉的部分减到最少,不然就不好看了。让演讲录做到简洁明了的确很困难,譬如说《幸福的哲学》,我在全国讲了大概一二十场,我知道自己巡讲的过程中可能有几堂课内容是大同小异的,但是也可能在演讲的过程中又发生了很细节的变化,我会从中提炼出一部分来。怎么提炼呢?首先我会把讲演的录音全部整理成文字,在几份录音稿中进行对比,哪一些地方是重复的,我把它一个个挖出来,然后比较哪一个表达得更好,把比较好的那个放进书中。这个过程看似是拼接,但是要求通顺自然,要做文字的过渡、逻辑的梳理等工作,确实很费力。”有的时候,周国平也会想干脆重新写一篇演讲稿,这比整理录音要简单。但是他总能说服自己:演讲毕竟有一定的现场感,花再多功夫也是值得的。当然,最终他发现写演讲录要比写专著更费时间。

    提到自己在写作方面下的功夫,周国平总会很骄傲地讲起一件往事:“上海《咬文嚼字》杂志,盯着名人的著作改错,每年选10个人,我也选进去了。结果我的选段最短。我是很认真的人,我太太帮我做的事我就不满意,她说你这个可以交给别人做,别人做完以后我往往发现还是不行,我得重做……最后没人愿意帮我了。我看到一个错别字或者句子不通就很难受。基本上我交给出版社的稿子,就是一个真正的成品,而不是半成品。出版社一般看稿子会非常轻松,因为鲜有错字。”

中学生可以学点哲学

    很多读者听到“哲学”就会下意识地认为哲学和日常生活关系不大,而且晦涩难懂。对此,周国平的建议是:“去看我的书吧,你会发现既不深奥也不晦涩,这些话题和每个人都密切相关,我写的谁都看得懂。”

    为了让更多人能够看懂哲学,周国平用去年整整一年的时间整理了这两本演讲录。“像幸福与人生,人文精神与幸福转型,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主题。我个人通过多次的讲演,思路越来越清楚,越来越丰满,最后能够把它整体呈现出来,这样的哲学思考可能是在我其他作品里很难找到的。我觉得这两本书有点像一个小型的学术专著,每一个课题其实都可以把它写成一本书。”作为一位“思想者”,周国平也在关注自身思想的成长与变化。“我是一个活人,不是思想机器。你要思想,首先要感受,而感受是五味俱全的,有快乐也有痛苦,有明白也有困惑。思想是对自己的感受进行梳理、分析、引导的过程,目标是平静。但平静往往是暂时的、相对的,因为你在继续感受。我觉得这样很好,使你的思想也在变化和前进。”

    周国平说,哲学是立足于价值观来想幸福问题的,事实上也只有立足于价值观才能想明白幸福问题。 哲学的目的不是衡量幸福,拆解称重,而是让人想明白自己该怎么活,不再糊里糊涂地活。他认为,初中阶段是人们开始学习哲学的最合适的年龄。“法国的中学开哲学课,非常棒,教材以问题为基本内容,让孩子们独立思考,没有标准答案。真正的哲学问题都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孩子有最活跃的好奇心,会自发地问一些哲学问题,好的哲学课就是引导他们自觉地去思考这些问题。如果哲学课是灌输一些教条,就会让人离哲学越来越远,还是不开为好。”

走进书房

“宅”在家追溯希腊哲学

    周国平将“宅”解读为“独处”,强调独处的重要性,同时指出做学问不一定非要关在家里,一个人出去走走同样可以获得无法代替的知识。而在书房读书时,他最喜欢的还是希腊哲学家的著作和观点。

    “我觉得希腊哲学家的思想永远不会过时,我是很崇拜这些哲学家的。古希腊已经不存在了,它的文化影响现在存在于欧洲的各个角落里,而且是永恒的。但是作为一个城邦来说,它确实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欧洲思想的源头是希腊,而且那个时候用马克思的话来说是人类的童年,实际上是欧洲民族的童年,所以它很单纯、很健康,哲学、艺术都是黄金时代,都发展得非常好,对后来的影响非常大,我觉得这些哲学家的思想不会过时,永远不会过时。”

    在考虑和“幸福”相关的一系列问题时,周果平也反复阅读了亚里士多德的《尼克马克论学》。“这是一部专门论述幸福主题的专著,哲学史这么长,专门论述幸福主题且有影响的专著是很少的。其实我所讲的幸福的哲学史和幸福观,无论是快乐主义也好,完善主义也好,都是从古希腊开始的。”

          
 日期:2014-08-06 09:28:50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