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诗歌
散文
纪实文学
小说
传记历史
文集
文艺理论
艺术
教育文化
其它
报告文学
白桦林
文学
成功学通俗读物
童话
音乐爱好者
文学爱好者
小说爱好者
中国古代史
自传
文学名著
经管图书
长篇财经小说
励志
传记
青春文学
养生保健
教科书
心理学
手工
随笔
漫画
音乐编曲教材
少儿美术
儿童文学
架空历史
言情
哲学知识类
财务会计
经济管理
公文写作
都市生活
职场
中国现当代随笔
长篇历史小说
大众阅读
摄影
婴幼儿哺育
历史
诗词
军事理论
科普
人生哲学
女性
军事
少儿科普
银行史
国学
书信
古典文学
AR
少儿读物
青少年读物
招商银行
世界文学名著
寓言
历史人物
哲学理论
教师培训
诗集
国学
艺术评论
社会学
人物故事
哲学通俗读物
写作
课外读物
 
图书信息搜索:    

 

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
图书编号: 978-7-5354-3453-1
ISBN 号 : 978-7-5354-3453-1
图书规格: 16开
出 版 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07-04-23
市场价格: ¥26.00元
会员价格: ¥18.20元
浏览次数: 21964次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一部史家绝唱,一曲无韵离骚。《史记》是二十四史之首,一部无与伦比的百科全书。2007年,百家讲坛年度主讲人王立群,一位研读《史记》四十年的学者,将从一代帝王汉武帝入手,以问题引出故事,以故事讲解人物,以人物解读历史,以历史启迪智慧。帝王本纪、王侯世家、将相列传、布衣游侠,人物群像奔来眼底;国运兴衰、王朝更替、事件始末、命运浮沉,沧桑往事涌上心头。 节目简介:此为王立群“百家讲坛”录制年度大型系列节目《读史记》之汉武大帝;节目播出时间为1—5月底,每周双休黄金时段;7、8月暑期将滚动重播。9—12月,王立群将推出《读史记》另一重大历史人物专题,依然每周双休黄金时段播出2集。王立群于2006年与易中天合讲《汉代风云人物》,其中“吕后系列”平均收视率为栏目组全年之最;遂为央视重点打造2007年年度主讲人,节目将贯穿全年。《读史记》系列已播出18集,率创收视新高,预计5月底播完。 体例:以节目内容为蓝本,针对图书需要,进行润色、增补。全书分为9个大章,共36集;分别从汉武帝与司马迁、武帝继位、武帝新政、武帝军事外交、武帝朝堂、武帝平叛、武帝弄臣、武帝家庭关系、武帝功过,9大块进行精彩讲评。 特色:《史记》—史学中的王者 1。历史:非读不可。二十四史之首,百科全书。 2。文学:各种成语经典,耳熟能详,文化传承。 3。汉武帝:以汉武一生勾连众多身份、个性、命运迥异的人物,剖析各种以讹传讹的历史事实。 王立群—大家风范 1。权威解读:研读《史记》40年,学养深厚,现任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典学博士生导师、中国《史记》研究会常务理事。 2。思维体操:众多网友为王立群分析、理解变幻“人间事”的犀利辨正而叹服,高呼“群”读时代来临。 3。老人智慧:文笔简洁幽默,阅读轻松愉快;分布大量照应现实、悲天悯人的处世格言。 图书—精益求精 1.精心润色:绝非演讲底稿,经过长期细致的加工润色,资料更翔实,语言更出彩,文字更优美。 2.体例明晰:在讲座基础上,对内容结构做细微调整,使全书纲举目张。每一个大章回、每一集的小标题,都妙趣横生,充满古朴强悍的汉唐气象。 3.专家审校:全国一流史学家权威审校,使全书不仅有趣,更有价值。 宣传—央视平台,强势宣传 央视全力配合我社图书发行,央视国际总公司对于王立群的包装打造在过去重点主讲人访谈、形象宣传广告、协作各地签售等基础之上,还有更新、更深度地宣传方案。
详细说明:
 
(汉武帝)煌煌大汉
巍巍朝堂
金戈铁马
红粉过客
英主?
暴君?
用剑如用情
用情如用兵
功焉?
罪焉?
 
天风浩荡,瀚海阑干,金戈铁马,万死千伤,俱往矣;
长城巍然,丝路悠长,大赋煌煌,美人凄凉,俱往矣;
唇枪舌剑,纵横捭阖,君臣相倾,千秋家国,俱往矣;
威加四海,功震八荒,千载以往,意气飞扬,俱往矣。
唯有孤星冷月,晨钟暮鼓,青灯黄卷,村社戏场,在年年评说,岁岁兴叹。
(王立群)研读《史记》四十载
半生坎坷
“百家讲坛”收视冠军
一夜成名
文化奶娘?
厚黑大师?
少年的国学读本
成人的人生指南
是邪?
非邪?
 
 
媒体报道:
众追捧:
1.黄酒:王立群先生读《史记》让我想到了黄酒,其特点正是醇厚幽香、越陈越香。它不像白酒那样刺激火爆,也不像红酒那样浪漫高雅,它是乡土气息很浓的传统饮品,也有着极其深厚的文化底韵。 
2.明智:喜欢看书,但以前看书,只是在意它的精彩,很少和自己的生活结合,听了王立群老师的指点,突然醍醐灌顶,读书明智,应该将其与自己的实际生活结合在一起,才能真正发挥书的价值。
3.大器:王教授一生历经沧桑,从小学起,就过着不稳定的生活,这种噩梦般的生活一直蔓延到她的前半生。直到现在王教授回忆起来能够很从容地说:“经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4.温润:他微笑的时候(一般他都不会大笑),嘴角都会向右撇,本来一般情况下嘴角向一边撇的样子不会那么雅观,可在王立群先生整体温厚的面部表情中,这种笑容却赋予了他独特的魅力。他太让人信赖了,有时候听他讲课,觉得历史要由这样的人来记载,该会多么中正朴实。
 
起攻之:
1.恶搞:日前,四川省邛崃市“文君文化研究会”10多位文史专家针对王立群的言论召开了研讨会,发起了“倒王运动”。司马相如背上动机不纯、骗财骗色、涉嫌“包二奶”三宗罪,是不是在为“新”的“学术明星”王立群走红制造声势呢?要是真的如此,无疑将是娱乐界的幸事,却是学术界的悲哀。
2.厚黑:    王立群教授的解读让我们难以体会司马迁的灵魂,难以体会《史记》的精髓,而是体会到了几千年根深蒂固的帝王情结以及厚黑艺术,这让人十分不安。” 
3.秘史:    难道支撑起大汉天下的不是这些朝堂之臣而是后宫的“5个女人”?当然我承认“5个女人”对汉武帝的即位起了关键的作用,但在建设大汉方面,这些擅长搞破坏的女人们都起了些什么作用?
 
王立有话说:
在司马迁的笔下,帝王将相的袍子下有虱子,贩夫走卒身上有光芒,最为后人津津乐道。我们的思维由此形成一个定势:把皇帝拉下马,把老百姓推上去,最是大快人心。
在摧毁一个神话的同时,我们塑造了另一个神话:厚黑、权诈是统治者的专利,不值得说,也不应该说,“正面人物”拥有天然的正确性,不可质疑。
历史既不是帝王将相的家谱,也不是大批判,既不是高大全式活报剧,也不是道德读本。司马迁的伟大,不在于褒扬了谁,贬斥了谁,不在于他的阶级立场,而在于他将真实贯彻到底。
真实由细节组成。近距离观察一个美女,就会发现,她的脸上有色斑,皮肤比较粗糙,腿不是很直,还有脚气,等等。这样一通分析下来,她还是不是美女呢?还是的,但有读者感到“不安”了,因为似乎不是十全十美。
历史不是戏说也不是童话。完美的历史如果不是作者别有用心,就是读者一厢情愿。
 
先睹为快:

精彩试读 36千秋功过:文治与武功谁与评说 煌煌大汉,巍巍朝堂,金戈铁马,红粉过客,汉武帝神秘复杂的一生尘埃落定。死者长已矣,后人却争议不休。誉之者众,毁之者亦多。宋朝司马光《资治通鉴》的评判毫不留情:“穷奢极欲,繁刑重敛。内侈宫室,外事四夷。信惑神怪,巡游无度。”当代史家翦伯赞的品评则妙趣横生:“汉武帝是一位较活泼、较天真、重感情的人物。……用剑犹如用情,用情犹如用兵。”那么,当朝太史公司马迁,怎样评价顶头上司的功过是非?我们今天又该如何看待司马迁的褒扬指斥呢? 旷代武功 汉武帝是第一个奠定中国辽阔疆域的皇帝。 千古一帝秦始皇统一六国,建立了秦王朝。但是,以秦帝国的版图之辽阔,不过是汉武帝时代版图的二分之一。 汉武帝对匈奴用兵44年,如此大事武功,在中国历代帝王中,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建元元年(前140),武帝执政。其时匈奴气焰嚣张,西域神秘莫测。 汉武帝绝不能忍受乃父乃祖的“和亲外交”,忍气吞声,靠女人、珠宝,换取短暂和平。他有足够的财力和人力,持久的雄心和野心,去征服,去开拓。 汉武帝即位第二年(建元二年,前139),选送张骞出使大月氐,希望借此形成反击匈奴的战略联盟,压缩匈奴的生存空间,实现对匈奴的战略包围。年仅17岁的帝王竟有如此眼光,历朝历皇,谁可比拟?张骞出使西域,开辟了千古丝绸之路,促进了东西方经济与文化的交流;中原汉族政权力量延伸到了今天新疆以西。 即位第八年(元光二年,前133),汉武帝第一次运筹帷幄征战匈奴,却未能决胜千里,马邑之战失利。但是,短暂的失利,丝毫不能影响24岁天子的征战豪情,反而促使汉武帝破釜沉舟,毅然抛弃汉王朝施行近七十年的和亲国策,全力出击匈奴!变和平体制为战争体制,弃祖宗制度启现实制度。纵然毁誉参半,但其间的勇气和魄力,令人叹为观止! 汉武帝曾在一篇求贤《诏》中说: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这篇踌躇满志、殷情恳切的求贤《诏》,收录在萧统《文选》中,千百年来,英雄传诵,志士吟咏。当年汉武帝以此“广延天下人才”,今日反观汉武帝一生功过,此语更是恰如其分!汉武帝之所以立下非常之功,皆因他就是非常之人! 《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记载汉武帝曾打算亲自教霍去病兵法(天子尝欲教之《孙吴兵法》),霍去病虽未学,但可见汉武帝深通兵法,这是他成为卓越的战略军事家的基础。 论及汉武帝一朝的军事战役,人们往往言必称卫青、霍去病、李广,没有人注意到璀璨四射的将星、帅才背后,远在庙堂之上,那位足以与西方亚历山大、恺撒、拿破仑相匹敌的最高统帅——汉武帝。 当年,汉武帝决意改变祖制、对匈开战,韩安国、汲黯等前朝老臣,公孙弘、主父偃等当朝新锐,纷纷高唱反调。群臣应者寥寥,首战无功而返,年轻的总指挥却岿然不动。此后,河南之战、漠南之战、漠北之战,对匈奴作战的三大重要战役,都由汉武帝亲自决策部署,选将调兵。至于具体的用兵时间、出兵地点、兵力部署、攻击方向,汉武帝都事无巨细,总揽无遗。 与此同时,汉武帝又剑指东方、南方、东南方、东北方,使汉朝的势力到达今天西方的中亚,西南的云贵川,东北的黑吉辽,南方的海南与福建,勾勒出了现代中国版图的基本框架。 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国崛起。 但44年旷日持久的征战杀伐,毕竟劳民伤财。对于汉武帝的军事外交战略,司马迁也非常矛盾。《史记·匈奴列传》是中国历史上第一篇少数民族史,司马迁给匈奴立传,把匈奴看作炎黄子孙之一,表达了他对这场战争的性质定位:这是中华民族内部的一场悲剧,战争使双方付出了极高的代价。 虽然当时的汉帝国,还无法形成统一的多民族背景,两个民族最好的办法也应该是和平相处。可惜,到了汉武帝时代,和亲政策已走入绝路,不得已而对匈用兵,司马迁对此是理解的;而战线越拉越长,汉武帝偶有任人失当,司马迁也是痛心疾首。 为了宠幸李夫人,汉武帝任命李广利为贰师将军,率领数万人出征,讨伐大宛,不过艳羡其汗血宝马。结果,打了两年,军队损失十分之八。如此轻率,可谓草菅人命! 欲侯宠姬李氏,拜李广利为贰师将军。发属国六千骑,及郡国恶少年数万人,以往伐宛。期至贰师城,取善马,故号贰师将军。 时间是抚平创痛的良药。和平年代,人心思定,我们早已无法体察战争带来的切肤之痛;所以,今人的评价理智多于感情。而两千多年前,司马迁与天下百姓一道,亲历家园变废墟,忍看朋辈成新鬼;一代史家的良心,使司马迁不可能面对战争之害无动于衷,必然会对汉武帝连年征战,导致民生凋敝有所批评。 千古文治 汉武帝是第一个用儒家学说统一中国思想文化的皇帝。 一统江山容易,聚拢人心困难。秦皇汉武深解其中三昧。秦始皇“焚书坑儒”,汉武帝则“独尊儒术”。 窦太后去世前,汉武帝就暗度陈仓,设立五经博士,为尊儒打基础。即位之初,汉武帝迫不及待,举国推选贤良方正直言敢谏。一位寂寞书生董仲舒,凭《天人三策》,石破天惊,脱颖而出。从此,本为民间一家的儒学被指定为官方思想,与政治、皇权紧密相连。 据此,汉武帝创建太学、乡学,设立举贤制度,形成了中国独特的文官制度。秦代至汉初,选拔人才用的是军功爵制;到了汉武帝时代,逐渐转变为察举征辟制,从根本上解决了大汉人才匮乏的局面。 文景崇黄老,宽厚无为,垂拱而治;汉武帝则一反祖宗定法,尊儒术以约束官吏,效法家而严惩贪官,王道霸道,交错为用。而其中尊儒兴教,首立太学,尤予后世以至深影响。倘非此举,儒家学说何以成“教”?倘非此举,华夏文明何以存续?倘非此举,学而优则仕何以体现? 然而,后世不乏对《天人三策》,对“独尊儒术”深恶痛绝者,他们的批评并非毫无道理。 儒家对中国政治:“独尊儒术”将政治伦理化、伦理政治化,迷信道德至上、教化万能,力图建设一种道德自律型的政治。这种重自律轻他律的思路,必然导致强权至上,个人专制。曾经的天朝上国,就这样一次次与民主政治失之交臂。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始终无法走出“人治”的泥潭,摆脱因人兴废的历史惯性。 儒家对民众心理:且不论到了宋明理学,儒家学说走向极端。单就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夫夫妻妻,中国人就不得不在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扮演好自己的道德角色。如此,权力崇拜、君尊民卑、官贵民贱、奴性心理年深日久,“救世主”和“清官”情结愈加浓厚,甚至反过来成为昏君和贪官孽生的土壤。 儒家对人才素质: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儒家把“道德”作为衡量人才和录用官员的决定性条件,将“从政”作为实现人生价值的唯一途径。然而,能有幸为官的是极少数,得明君而施展抱负者,更是十无一二。绝大多数士人郁郁终生。名为知人善用,多少人为之贻误终身。 汉武帝时代,对应内在的儒家统治思想,就是中央集权体制。秦始皇首创了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但是,秦朝短命,未能设计一整套执政方针。西汉王朝,到了汉武帝,彻底肃清了诸侯王分裂势力,巩固了中央政权。 对此,司马迁击节称道!《淮南衡山列传》中,太史公曰: 淮南衡山,亲为骨肉,疆土千里,列为诸侯。不务遵蕃臣职以承辅天子,而专挟邪僻之计谋为畔逆,仍父子再亡国,各不终其身,为天下笑。 元鼎五年(前112),汉武帝又以诸侯酎(zhòu,咒)金(祭祀太庙时诸侯助祭的献金)成色不足为由,一次削去106名诸侯的爵位,至此,高祖刘邦所封诸侯王,削捋殆尽。 秦行郡县,不王不藩,是真正社会政治学意义上的封建体制。刘邦建汉,首封异姓诸王,后封同姓诸王。从政治体制的发展着眼,无疑是一种社会的倒退。继而,吕后大封诸吕,终酿祸乱。因此,直到景帝朝,乃有吴楚七国之乱。而汉武帝采纳主父偃建议,令诸王推恩以封子弟,大力削藩,平淮南、衡山二王之反,夺列侯一百零六人之爵。汉武帝上接秦始皇,行郡县以推行国家政令,此后两汉四百年,虽有外戚、党锢之祸,但无藩镇之患。 之后,晋又封藩,乃有八王之乱。唐初鉴于前辙,王而不藩,安史之乱后,肃宗又大事封藩,终以藩镇割据,断送唐朝。宋仿唐初,王而不藩,故两宋无藩镇之祸。明太祖立国,复大封诸王领藩地,终有燕王朱棣靖康之役,赣王朱辰濠之叛乱。明世宗以藩王入承大统,追赠生父,闹成著名的大议礼,随之明亡。清朝力惩前失,王而不藩,定制亲王不出国门,故有清一代未有藩祸。 由此可见,古来帝王,由秦始皇至清代宣统,正统偏安者共二百余人,真正懂得国家政体并善以此治国者,不过秦皇、汉武、宋太祖、清圣祖四人而已。 不仅如此,汉武帝在强化中央集权上多方探索,利用酷吏打击权贵即其大手笔之一。 打击不法豪强与贪官污吏,势在必行。但是,酷吏政治走到极端,难免会带来各种后遗症。 酷吏王温舒,嗜血成性,杀人为乐。汉代处决犯人,以十二月为限。春天到来,不能再杀人了,王温舒迎风感慨:如果让冬天再处长一个月,我的事(处决犯人)就办完了。(会春,温舒顿足叹曰:嗟乎!令冬月益展一月,足吾事矣!) 司马迁对此直言不讳:其好杀伐行威不爱人如此,天子闻之,以为能,迁为中尉。 汉武帝称赞这样的杀人魔王,提拔他担任中尉,赐予更多的生杀大权。惨遭宫刑、深受酷吏之苦的司马迁,能不有非议吗? 大司农颜异与张汤意见不合,张汤竟然以“腹诽”罪名杀了颜异。什么叫“腹诽”?就是肚子里有意见。这较之一千年多年以后,秦桧构陷岳飞的“莫须有”之罪,一样的荒诞,一样的恐怖! 告异以它议事,下张汤治异。异与客语,客语:初令下,有不便者,异不应微反唇。汤奏异:当九卿,见令不便,不入言而腹诽,论死。自是之后,有腹诽之法。以此,而公卿大夫多诌谀取容矣。 毁誉参半 汉武帝是第一个用“罪己诏”进行自我批评的皇帝。 征和四年(前89),汉武帝向天下人昭告:自己给百姓造成了痛苦,从此不再穷兵黩武、劳民伤财,甚至表白内心悔意。这就是《轮台罪己诏》。这份诏书,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份帝王罪己诏。 敢于罪己,置自己过失于天下舆论中心,汉武帝无疑是第一人!至此,后代皇帝犯了大错,也会下“罪己诏”,公开认错,展示明君姿态。 当然,封建执政者的“罪己”往往有收买人心之嫌,但总有一定的积极作用。汉武帝首开“罪己”先河,错而能改、爱憎分明。从中,我们似乎可以一窥这位大汉霸主复杂的内心世界。 直言敢谏的汲黯曾批评汉武帝:皇上杀人太多,即使平日信任的人,也不予宽恕,这样搞下去,天下人才早晚都会被杀光。汉武帝不为所动,漠然一笑:何世无才,只是人主没有识得人才的慧眼,如果能够辨明人才,何必担心天下无才?(上招延士大夫,常如不足。然性严峻,群臣虽素所爱信者,或小有犯法,或欺罔,辄按诛之,无所宽假。汲黯谏曰:陛下求贤甚劳,未尽其用,辄已杀之。以有限之士,恣无已之诛,臣恐天下贤才将尽,陛下谁与共为治乎?黯言之甚怒。上笑而谕之曰:何世无才?患人不能识之耳。苟能识之,何患无人?夫所谓才者,犹有用之器也,有才而不肯尽用。与无才同,不杀何施?) 就是这样一位视人才如草芥的汉武帝,一方面又极端地爱才、惜才。 封建专制体制下,人才使用有两大陋习:一是任人唯亲,只用自己熟悉亲信的人;二是论资排辈,必须按“三十九级台阶”,一级一级往上爬,不能“乱”了规矩。而汉武帝一不会因言废人:只要有才华,主父偃持不同政见,汉武帝照样求贤若渴;二是敢于破格提拔:因为有能力,卫青家奴出身,汉武帝竟然破格提拔。 不仅如此,汉武帝甚至摈弃正统,容纳异类,慧眼发现东方朔,将庄严的朝堂变成一个充满温情和快乐的休息室,君臣之间宛如玩伴;同时,他不以狎亵而丧失原则,对东方朔的诤言击节赞叹,言听计从。 他初读《子虚赋》,即大为倾慕;得见作者司马相如,如获至宝,让他享受与自己同等的写作待遇。能识人、能容人、能用人,汉武帝千古无二。秦始皇、汉高祖视文人为腐儒,唐太宗、清高宗或能知人,终究雅量阙如。 而他生平中最大的错误之一,就是阉割了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史家——司马迁。汉武帝因此备受误解和争议。 司马迁在《史记》中对他褒有贬,班固的《汉书·武帝纪》对他的文治大加赞扬: 班固赞曰:孝武初立,卓然罢黜百家,表章六经,遂畴咨海内,举其俊茂,与之立功。兴太学,修郊祀,改正朔,定历数,协音律,作诗乐,建封禅,礼百神,绍周后,号令文章,焕然可述,后嗣得遵洪业,而有三代之风。如武帝之雄材大略,不改文景之恭俭以济斯民,虽诗书所称,何有加焉。 班固绝口不提汉武帝的武功,表明对汉武帝的武功是有保留的。 到了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也是批评、表扬兼而有之: 臣光曰:孝武穷奢极欲,繁刑重敛,内侈宫室,外事四夷。信惑神怪,巡游无度。使百姓疲敝起为盗贼,其所以异于秦始皇者无几矣。然秦以之亡,汉以之兴者,孝武能尊先王之道,知所统守,受忠直之言。恶人欺蔽,好贤不倦,诛赏严明。晚而改过,顾托得人。此其所以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祸乎? 为什么人们对汉武帝的评价分歧如此之大呢? 首先,汉武帝是一个非常多面的人。他是一个政治家,非常有政治头脑;但又是一个普通人,喜怒哀乐俱备。他是一位明君,深知自己的历史责任;但他又是一位暴君,杀伐任性;他既立下盖世之功,又给天下苍生带来巨大灾难;他宠爱他喜欢的女人,可是,他不仅移情别恋,还为了江山,杀掉了自己最宠幸的女人。他绝顶聪明,又异常糊涂;为了传说中的宝马,居然不惜牺牲数万人的生命。当更近地走近他时,我们会发现,在这些对立的角色中,他不是简单地非此即彼。两难之地,非常之时,他也会犹豫不定,甚至异常痛苦;同样有普通人的欢喜和哀愁、小气和算计、失眠和焦虑。在他果决、自信、大气的外表下,有一颗惶惑、敏感的心。总之,他就像一个专业演员,对每个角色都有自己最精彩的演绎:本色鲜明、尽职到位。或许在很多时候,他的角色并不讨巧,甚至令人厌恶,但是,他的演出是精彩的,他演出了他的“这一个”。然而,我们在对他盖棺论定时,往往流于偏激,说好时千古一人;说坏时罄竹难书。这样,分歧就在所难免了。 我们无法使用单一的标准评价任何人。人性本就复杂,更何况封建帝王!或许他的好发自本心,也可能是笼络人心的手段;或许他的坏是皇权使然,不得已而为之,也可能是天性如此,薄情寡恩。因此,既然我们无法剥离他身上的帝王枷锁,我们的评价,就只能在他的帝王与凡人两种身份之间游移。当年天真无邪的“彘儿”,如何蜕变成一个既可爱又可怕的皇帝?怎么可能一言蔽之、一书尽之? 正所谓: 天风浩荡,瀚海阑干,金戈铁马,万死千伤,俱往矣; 长城巍然,丝路悠长,大赋煌煌,美人凄凉,俱往矣; 唇枪舌剑,纵横捭阖,君臣相倾,千秋家国,俱往矣; 威加四海,功震八荒,千载以往,意气飞扬,俱往矣。 唯有孤星冷月,晨钟暮鼓,青灯黄卷,村社戏场,在年年评说,岁岁兴叹。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